2018泸亚线/第12天:翻越高尔寺山到达新都桥

9月19日,早上7点还是自然醒了,这个生物钟真讨嫌,想睡个懒觉真的难呀。吃过早餐才发现李博导的单车蹭碟了,难怪昨天骑不动,一分钟就调好。

大清早的相克宗,阳光明媚。就是大货车实在太多了,多得让你烦躁。

 

今天的安排是:先20公里下坡到雅江,然后43公里爬坡到高尔寺山,再下坡11公里到达新都桥。出门还是天路18弯,其实真的不止18个回头弯,如果遇到超长的大货车一定要注意,他们的转弯半径太大了,车头过去了,车尾还横在马路中央,有的火车还要倒一下才能过弯。

9点20,到达雅江县,一座在峡谷中的小县城。

我们在雅江大桥拍了一张照片就走了,因为桥太窄了,也只有两个车道,还没架势拍照,后面的汽车就堵住了,逼得我们往前走。

9点半,出了雅江城,开始爬坡,在河口镇找个地方休整一下,脱衣服。

马路对面就是雅江,江水是黑色的,真奇怪!

路上的汽车越来越多,应接不暇。

上午10点半,到达八角楼乡附近的雕像群,乘机休息一下。

反骑川藏线,高尔寺山并不是很陡,平均坡度也就5-6度。过了八角楼乡以后,沿途竟然没有一个像样的饭店。在卧龙寺转了第一个弯弯以后,马路边有一个临时摊贩,有面吃,就将就一下吧。

这个午餐吃的真窝囊,一是做的东西真的难吃,二是分量真的少,一碗面最多也就二两,三是真的贵,竟然要25元一碗。吃过难吃的,但难吃又贵的,还是头一个。还有几个开车下山的也在这里停车吃饭,真的搞不懂,从这开车到雅江最多也就半个钟,何苦在这里难受。

过了卧龙寺村就开始盘旋爬坡,注意看前方的高架桥。

爬上高架桥。

为了让大家对卧龙寺的盘旋上坡有一个直观的理解,我在百度地图上截图一个。因为海拔上升太快,地形有限,所以G318在这里绕4个圈圈,然后再接两个回头弯。地图上绿色的就是新的G318,而黄色的就是老国道,已经废弃不用了。

这就是老318国道,只有一个车道的砂石路。说实话,现在能骑318算个屁呀,十年前骑车进藏的车友才是真的英雄,那时候不但路烂,没有这么饭店旅馆,而且还没有隧道。

遥望马路对岸的老国道。

第四个圆圈,我们在高架桥上的照片。

因为路面太窄了,刚才的连续圈圈都没有好好休息,现在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我们喘气的地方实际就是刚才看到的二楼,回头看白塔。

前面就是隧道了,看起来是下坡,硬是踩不动。

“博导,你帮我看看,我的后胎是不是爆了?”

“铁材,你的前胎和后胎都啪了。”

“我跟你说真的,怎么骑不动?”

“这是上坡,不是下坡!”

“胡说八道,明明是下坡”,我们两个在路上就是这么无聊的对骂。下午2点半,到达高尔寺山隧道。

隧道口附近上有一条烂路可以上垭口。垭口前后又稀又烂,我们真的有怕怕,还是别逞强了,开灯,戴口罩,还等我们准备好就下雨了,快跑,马上进隧道。

相比之下,去年才修通的高尔寺隧道是川藏线最豪华的隧道,路面平整,还有灯光。也因为路面好,大货车上坡就不费劲,尾气排放少,空气也好了很多。

高尔寺隧道长6公里,出隧道发现这边还在下雨,停车歇气,吃个苹果。

下午三点,雨终于小多了,准备下山。这时我惊奇的发现,隧道口还有一个骑共享单车进藏的。尼玛,是摩拜单车,矮扶了由。

半个小时的下坡,到达塔公草原附近。

美丽的塔公草原。美丽总是相同的:宛如高尔夫球一样修剪平整的草原,有如盆景一样精致的小树,刚刚被雨水洗刷干净的川藏线。

前方就是新都桥镇。其实新都桥和其他的乡镇没有什么区别,房子建的乱七八糟,马路上乌烟瘴气,就算是刚刚的雨也没有降低空气中灰尘。我老是想,新都桥凭什么能得到“摄影家的天堂”这个称号的?经过和博导反复讨论后得出两个答案:第一,新都桥本身并不是很漂亮,但是新都桥处在一个十字路口,东西是川藏线,往北可以去去八美、丹巴、道孚、色达,往南可以去绕贡嘎,这里是去川西旅游必经之地,也是风景的集结地,所以很多摄影师喜欢住在新都桥,出门方便。另外一个,新都桥也是进藏的第一站,对于对于那些没有进过藏的人来说,这已经是天堂了。而对于我们这些老鸟来说,新都桥可以来一曲《拉德斯基进行曲》。

新都桥镇正在修路,到处都是灰,我们一路慢慢骑,沿途看了几个旅馆,都是贵得把我们下跑了。骑到瓦泽乡的时候,突然见到一队骑友钻进了一个小巷,我们也跟了进去,住进来这家老友记青年旅舍,这也是“517318”的定点旅馆。

整个泸亚线上,都只有我和博导两个。今天终于热闹了,这个进藏的车队有8个人。晚上他们都喝得有点高了,天南地北、胡吃海聊,只有我滴酒未沾,默默地眺望新都桥的田野,和远山上的六字真言。

最后吐槽一下百锐腾码表,我们在出隧洞口后,发现下雨就在出口多歇息了一下,结果码表就死了,只显示速度,但是不记录里程,尽管下坡的速度可以达到60码,但是总里程总是定格在60.3公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