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泸亚线/第9天:翻越波瓦山到达香格里拉

昨天我们是翻越波瓦山的东麓到稻城,今天是17公里上坡到达波瓦山的西垭口,然后大下坡到香格里拉镇。这里必须要科普一下,中国现在一共有两个香格里拉。因为《消失的地平线》提到了一个世外桃源—香格里拉,所以云南的中甸县在2001年改名为香格里拉县,后来升格为香格里拉市。但是很多资深的老驴友都认为《消失的地平线》中的香格里拉根本不在云南,而是在四川省的稻城县,于是在2016年将日瓦镇改名为香格里拉镇。

泸亚线的终点是亚丁,但亚丁村已经围起来收费了,所以泸亚线只能骑到香格里拉镇就算完成了。另外,有的地图可能找不到香格里拉镇,标识的是贡岭,这是因为稻城县辖三个片区工委(稻坝工委、贡岭工委、东义工委)和十四个乡镇,贡岭工委就在香格里拉。所以说,亚丁、日瓦、香格里拉、贡岭,都是今天的目的地。各位客官,您老是不是有点头晕?

昨天下榻的酒店免费提供自助早餐,我和博导吃了个肚儿圆,8点半才出发,天色阴沉沉的,稻城县的核心街道--贡嘎路显得有点冷清。

稻城的亚丁天街,实际上是一条商业街。也是稻城唯一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是不是感觉到发财的机会来了?laugh

出稻城县返回到波瓦村。远处的的村民正在收割青稞,比较有趣的是,这里的秋收用的是割草机。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特地从淘宝上搜了一张图。收割青稞的时候,一般是男人用割草机将青稞割倒,女人将青稞收拢抱上拖拉机,连秸秆和稻穗一起拖回家,然后在自家院落里晒干后再脱壳,秸秆留给牛羊吃。

9点钟骑到39号路牌。这里的39是指桑堆镇到这里是39公里,到香格里拉镇大概是100,也就是说前面还有61公里。这时我感到头晕无力,轻微高反了。稻城的海拔虽然只有3800米,但昨天晚餐不该喝了两瓶啤酒。李博导马上停车拿了两片西洋参给我含了,效果还真不错,助我一口气上五楼,不喘气!

远远的望去前方有一堆经幡,很显然,那里不是垭口。

走近以后才知道,这片经幡属于旁边的热乌寺。

转过三个发卡弯以后,终于爬上半山腰。不,我只有两个半发卡弯,因为有一个弯我是直接抄近路过来的。

对面就是热乌寺。

很多人问我,那个黄色的桶桶是什么?那是当地的特色防撞栏杆,可以转动,既像转经筒,更像是佛珠,只是要如何盘玩才能开片,那可是个技术活。

再转过几个弯就可以看到远方的垭口了。根据我多年的经验,如果在山路转圈圈,判断垭口的大致方向就看高压电线的走向,路可以转弯弯,但是高压电线都是直通垭口的。

去垭口还有几个连续发卡弯,我突发奇想,准备再次抄近路上山。李博导看我上一次抄近路很成功,反正今天的垭口很近了,不如找点乐子,横过马路,推车上山。

结果没到一分钟就爆了,我俩累的大喘气,憋着劲往前推,结果屎都推出来了,真的,我要上厕所。

这个地方自然没有厕所,但是这里也是大自然厕所。闲极无聊,就蹲在地上随便拍拍地上的花花草草。我不认得这些花草叫什么名字,还好我用腾讯浏览器识别一下,这是云雾雀儿豆。

这是高山杜鹃。

蓝玉簪龙胆。

鉄角蕨。为了多认点高山植物,我都蹲在地上挪了好几个地方了,这种锲而不舍的学习精神值得大家学习呀。

今天就学到这里吧,继续推车。尼玛后悔了,推车太辛苦了,以后再也不敢这种蠢事了。

为大家展示一下今天推车的辉煌辉煌成果吧。大约节约了600米,如果按10码的速度,大概要骑行3分钟,而我们刚才推车附带学习生物知识,一共花了15分钟,包括大喘气5分钟、骂娘3分钟。

再转过一个发卡弯就到了波瓦山垭口。今天一共是17公里爬坡,海拔只上升了700米,现在垭口的海拔是4513米。今天的波瓦山真的太容易了,所以我们两个一点也不兴奋,既不张牙舞爪,也没鬼喊鬼叫,很平静的在这大石头前面拍照片。相比之下,几个开车上山的游客比我们兴奋多了,又喊又叫的向我们走来了。我知道你们想干嘛,不就是想要知道我从哪儿骑过来的?骑了几天了?单车是几块钱买的呀?骑得屁股痛不痛呀。。。。。

不和你们玩了,本大爷先闪了。下坡,垭口旁边还有一个小海子,可惜速度已经起来了,不想再刹车了。

这坡放得爽。想一想昨天放到60码,今天的暴风雨要不要更猛一点?但是下坡不到2公里我就停下来了。因为这里再也不是鸟不拉屎的泸亚线了,而是黄金旅游公路,路上的车子明显增加了。单车速度超过50码时,会车的时候就明显感觉到有侧风在旁边拉你一把,危险,宝宝好怕呀。停车,好好调整一下心态。

我还是在躲在李博导后面慢慢游吧。

跟在后面真无聊,来张自拍。博导这家伙的下坡也太慢了,要我跟在你后面,臣妾做不到呀!玩过软尾的我实在无法忍受,超车,放坡!

前面有一片格桑花,停车拍照,等后面的博导。两分钟后,博导终于拐过那个弯了。

继续沿着赤土河下坡,前面有一个发卡弯,停车拍照。

又是一片格桑花花海,这一路的风景真的漂亮。

赤土河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小港湾,难得这么平静。不是止水,而是静水深流。

摇摇摆摆的格桑花呀,她也需要你的抚慰,别让她在等待中老去枯萎。。。

下午1点,到达卡龙村,前面的三岔路口右转可以去乡城,也是一个梦幻级别的世界,再往前就可以在香格里拉市接滇藏线。

说好了在赤土乡吃午饭,这里离赤土乡不远了。停车歇息,等一等后面的李博导。前面是一个白塔,有人在转佛塔。让我想起了仓央嘉措的一首诗:这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终于等到你,我的博导,能陪我走一程的人有多少,愿意走完一生的更是寥寥。这是一首歌,有谁会唱?

在赤土乡的一个路边顺便吃了一个午餐,时间还早,我提议去逛逛贡嘎郎吉岭寺。李博导不信佛,也不喜欢逛寺庙,就在门口守车。我也没有宗教信仰,如果非得选择一个信仰,我还是愿意选择传统儒学。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昼。但是对于佛,我还是十分尊敬的。

寺庙门口有一个“游客须知”,这就说明很多游客很“无知”,所以寺庙才贴了一个须知。请进入藏区的游客充分尊敬当地的习俗,别以为游客就是上帝,上帝在这里没有小板凳。

贡嘎郎吉岭寺院子内部。还得强调一下,内地的信众拜佛,是当着菩萨的面向神佛许愿。而在藏区,只有喇嘛才能进大殿,一般的信众只能在大殿外面叩首拜佛,或者在外面转山、转水、转寺庙。

规矩太多,很多我也闹不明白,拍了几张照片赶紧退了出来。寺庙外面的转经筒,注意,转经筒只能顺时针转。

下坡到冬日村。家家户户门口都是盛开的花丛。想想那些大城市的超级别墅、Townhouse、Villa也没有这么大的入户花园。即使能造一个大花园,这样的蓝天白云也造不出来。

下午4点,终于放坡到达香格里拉镇。不但手麻脚麻了,连脸都吹的麻木了,鼻涕流到嘴里了都不知道。

香格里拉镇子中心的大石碑。我看过七八个泸亚线的骑行帖,只要骑到这个石碑下,就标志着圆满完成了泸亚线。我和博导已经连续骑了9天了,泸亚线终于大功告成,欧耶!

9月中旬虽然不是黄金周,但还是旅游旺季,香格里拉的住宿十分紧张。昨晚还在稻城的时候,博导就在“去哪儿”预定这家“九号太空舱”。太空舱是一家青年旅舍,男女共用卫生间,共用浴室,甚至共用疯人院(拉萨对多人客房的戏称),条件虽然不如在稻城的宾馆好,但是能有一个地方住你就知足吧。

安顿下来后,感觉心跳厉害,西洋参含片的效力早过去了。用血氧仪测一下,血氧海量95,心跳81,还算正常。

在这里郑重向进藏的兄弟们推荐血氧仪,淘宝有售,携带方便,便宜耐用,无需冷藏,也不添加防腐剂,实在是居家旅行、杀人灭口的必备良药。

太空舱的大堂还贴了一张进藏地图,注意看泸亚线,上面标着“此路非常艰险”。哈哈哈,看着那些开车进藏的游客羡慕的目光,洒家有点小得意呀。这也让我想起了2011年8月,在从拉萨回湖南的火车上,有好几个都是骑车进藏的,其中一个小伙子骑的是新藏线,在我们面前十分得意。他是又得意的资本,因为那时候的新藏线艰险不比。

走,出去溜达去。太空舱的后门,典型的藏区风格,和北京的胡同、上海的弄堂迥然不同。

小广场上的铜像。这个铜像很特别,下面是大象,上面坐着一只猴子,猴子头顶一直兔子,兔子上面是一只乌鸦。这是什么意思?后来百度一下才知道这个好长好长的故事。

这四个动物叫做“和睦四瑞”,源自《本生经》中的一个寓言故事:古时有国名为“卡舒嘉耶”。国王十分自大,认为国民安定都是因为他的功劳。后来国王遇到一个智者,智者告诉国王:“百姓之安乐乃由贵国境一谷中四灵兽和合共处之功德感召,非由大王之福德而起。”王乃亲领侍从前往谷中查察,见一大象立於树旁,背上顶着猴子;猴子又背负一兔,兔背上为一鸟。智者乃曰:“此四兽之坐相乃为大王与国民展示敬老及和睦之意义。小鸟为先住山谷中者,为土中之种子施肥;在种子生长为枝叶茂盛的树时,为後来的兔子提供食物;在树结果时又为再後来之猿猴提供所需;在生长成大树後,最後入住谷中的大象得以遮荫。四兽同意以年龄为尊卑之标准,和合共处、扶幼敬老。四兽之功德惠及贵国得享今日之太平。”国王听後心生恭敬,便下令国民学习敬 老及融洽共处之道。

走在香格里拉的街道上,再往前就是蒙自乡(不是云南的蒙自市),泸亚西线就是经蒙自到这里。洛克博士所写的《消失的地平线》深深的影响了这里,洛克小道实际上就是一条普通街道。

沿着洛克小道到达贡布广场,香格里拉镇依山而建,贡布广场不可能是一片平整的大广场,而是分为三级,有小溪顺流而下。广场旁边就是一家五星级酒店---日松贡布大酒店。

广场上的铜像。天色渐黑,铜像美女也变成非洲黑妹了。

沿洛克小道到达洛克广场,今天跳锅庄的人好像不多呀。想起了我家老娘,她是不是也在跳广场舞了。天黑了,回家睡觉去,明天要亚丁徒步,海拔4000+,早点休息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