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泸亚线/第七天:拼尽全力翻越东朗山

早上七点我们就准时起床,没有热水,就用冷水抹了一把算是洗脸。早上依旧没有电,也没有手机信号,昨天晚上停电太早,手机电量也只有70%。七点半,饭店老板准时回来给我们坐早餐,就是一碗素面,加一个鸡蛋。

再次介绍9月14日的行程安排:从亚地村出发,10公里才能到达老唐央乡,然后沿着理塘河30公里到下通坝村,左转上山,25公里爬坡翻越东朗山垭口,然后25公里下坡到达东朗乡。出发之前我们还是信心满满,今天的行程应该不难,如果时间富裕,还可以往前拱一拱,再骑30公里到巨龙乡。现在看来,真的太傻太天真了。

出发就是一个大下坡,再接一个大上坡,就差点出汗了。马路边是建电站的时候遗留的施工机械。

一转弯就到了大坝附近,因为这个电站坐落在唐央乡,所以就叫做唐央电站,也是这几天我们看到的最大的水电站。

前面又要过隧道了。

穿过第一个隧道,紧接着又是一个隧道。和上次一样,隧道里也有一个岔路口,右边就是去电站大坝的工作通道。

出第二个隧道不远就是老唐央乡了,一共就只有三五栋房子。很可能就是因为修电站,把老唐央乡给淹掉了。

电站上游的理塘河一改昨日的汹涌奔放,变得静如处子,我们不妨叫她唐央湖。

本以为唐央和下通坝的海拔都是2900米,就应该是沿着理塘河,或是唐央湖前进,30公里平路到下通坝,哪知道这一路全是大起伏坡。一阵陡坡爬上去,然后再一溜烟放下来,海拔还是2900米。又爬上一个很高很高的悬崖,马路右边的山脚下才是唐央湖,前面又是一个小垭口。

9点半,一段长爬坡到达陈昌沟隧道。出隧道口又是大下坡。太阳出来了,在这里脱衣服,爬坡出汗,下坡又冷,真的没有办法。

马尔村的尼玛堆。

还有一点要说明,这条路也不是一直沿着唐央湖直行,而是遇到一个山沟沟就拐进去,转了两公里的弯又拐到湖边来。照片中前面又是一个大下坡,拐到沟里去了。

我都忘记这是第几个小垭口了。我们一边抱怨施工队不会修路,不是大起伏就是大拐弯,一边又惊叹当年修路的艰辛,这个小垭口就是把一座石头山从中劈开,千辛万苦琢出来的。

唐央湖上的一座吊桥。

继续爬坡,前面的护坡宛如一面城墙。

然后再下坡,下到一半,停车拍标语,谁给翻译翻译?

这张照片很能说明今天的湖光山色,还有蜿蜒起伏的泸亚线。

平静的唐央湖,不比九寨沟逊色。

28公里以后,湖边又有一个电站,然后湖水慢慢变得有点浑浊了,我知道,前面应该是快到理塘河了。11点半到达下通坝,这40公里骑得真的憋屈,海拔还是2900米,但是累计爬坡已经480米了。下通坝村人家很多,但是没有一家饭店。时间也不早了,就在路边的小商店泡面吃,算是午餐了。接下来是到处打听路况,各种说法都有,有的说东朗山很好走,全是好路;有的说好多烂泥路;有的说是到了白塔就是好路;只有一个戴眼镜的施工员说是过了垭口才是好路。

不管前面是什么路,都要走。出发,一到路口就发现是左转上山是泥巴路,尼玛,坑爹呀。好在路况还不错,第一个S弯以后就是下通坝小学。孩子们正是午餐时间,看到我们都大喊加油,谢谢孩子们。

停车歇气,这坡可真的陡,几个弯下来肺都要爆炸了。谷歌地球显示下通坝村有16个连续S弯,我现在也不知道转了几个弯了,头都绕晕了,而且这里的森林茂密,S弯也拍不出来。

下午1点多,16个S弯算是绕完了,前面的路稍平了点,但是路就稀烂了,又稀又烂,推车无数。

像这种烂路,我也是鼓足了勇气,详细规划了行车路线才上车出发的,期间还侧滑了好几次,冷汗都吓出来了。

下午1点半到达然里村,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白塔。我们开始妄想着一转弯就是柏油路,但是现实太残酷了,路越来越烂了。在路上我们还遇到几个骑摩托的藏民,他们骑车过烂泥路就像是在耍杂技,左扭右扭,实在不行就用脚点一下就过去了,真是不得不佩服。

后来我才明白,藏民认为能骑摩托的路就是好路,摩托车过不去的牛路、羊路才是烂路,所以这一路上当地人都说这是一条好路。只有那个戴眼镜的施工员所说的好路,才是我们认为的好路。

这样烂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走了。李博导想一口气骑过去,结果车轮卡在烂泥里不能动弹,慌乱之中,李博导用神的速度解开了锁鞋,才没有摔到烂泥滩里去。我还是老实一点吧,慢慢推。

出然里村,路况终于好转一点了,尽管没有柏油路,但是打过垫层了,终于不用推车了。就是沿着小河上坡,坡太陡了,骑了不远又是推。

一会突降大雨,等我穿上雨衣时,衣服早就被淋透了。又过塌方路段,鞋子例外全是泥水,苦不堪言。我日XXXXXXX(以上屏蔽1000字),一会又是大太阳,雨衣晒得烫手,空气闷热,十分难受。

下午2点半,坡太陡了,今天的最大坡度到达18%,可能就是这里吧,干脆停车歇气,吃点东西补充体力。手机没有信号,但是不妨碍我用GPS定位后,看看谷歌离线卫星地图。这时我惊喜的发现,离垭口最后一个大回头弯只有2公里了,哈哈哈。

垭口前最后一户人家,只有老头老太两个人,向老人家打听路况,可惜说话都听不懂,只能说声再见了。

大转弯后,离垭口不到2公里了。这里也不知道是第几个塌方点了,反正习惯了,反正鞋子里都是泥水,也不在乎再多一点。

越接近垭口,路也就越烂。注意李博导前面50米的塌方区,李博导在前面一边推车,一边注意观察右边的塌方区,我就跟在后面推车。

突然博导大叫到:快跑,泥石流要滚下来了。这哪是滚石头,我被吓得屁滚尿流,也不管脚下的烂路了,慌不择路一顿猛推,使出洪荒之力往前跑,一口气跑出了塌方区,然后停下了大喘气,尼玛,肺都炸了,眼冒金星,头晕脑胀,喘了好久才平复过来。

歇了好久,继续往前骑,这时才发现脚上的泥巴太多了,锁鞋都锁不进脚踏了,在地上瞪了好几脚,甩掉一些泥巴才上车。

我在地上捡了一串松罗,粘在嘴巴上装胡子。

海拔越来越高,转过一个弯后,博导在前面突然大喊到:经幡!阿弥陀佛,菩萨保佑,垭口终于快到了。博导十分兴奋,大力摇车上坡,冲向垭口,我也摇车跟上。

东朗山是理塘河和无量河的分水岭,也是唐央与东朗的界山,垭口海拔3850米,说高也不高,就是路实在太烂了,上山第一件事竟然是找根树辊剔锁踏上的泥巴。

下午4点,和老伙计李博导在垭口的合影。说实话,像这种高难度的长途旅行,没有一个铁打的兄弟,那是万万不行的。

准备下山,不对,说好的柏油路呢?怎么还是烂路呀。一直下山2公里以后,终于接上了柏油路,但即使是柏油路也不敢放快了,一是塌方太多了,几乎几百米就是一个塌方,塌方区也没有人清理,任由山石泥巴堆在马路上。另外就是坡太陡了,留意一下码表,平均坡度在15%左右,最大下坡17%,什么概念?全程和马鞍殿的直线坡一样陡!!!

下坡到一个无名的山谷,停车拍照,好美呀。

继续下坡到增东村,坡越来越缓了。

藏区的天格外的蓝,云是格外的白,即使在一堆烂泥旁边,也能拍出好照片来。其实美无处不在,眼睛是看不见的,得用心去寻找。

美丽的田园风光。

下午5点半,经过向阳村,天色渐黑了。今天早上只吃了一碗素面,中午是吃泡面,半路就吃了一个八宝粥和一根火腿肠,早就饿得咕咕叫了,李博导都已经饿得不说话了,造孽。我的状态稍微好一点,主动去问路,然后告诉他,沿着无量河下坡,还有3公里就到东朗乡了。

晚上六点,我们终于赶在太阳下山之前到达东朗乡。路口这个贡巴拉饭店十分显眼,我主动去看房间,我的妈呀,比昨天的亚地饭店还要差,不但臭,还有一股浓郁的牦牛味。再问下一家,也是半斤八两,看来今晚在劫难逃了。

还好,在我们的不懈努力之下,终于打听到了一家没有招牌的家庭旅社,主人家是乡政府的工作人员,他们的旅社是乡政府的定点,不接当地人,店家看我们还算干净(其实我们全身都是烂泥),才让我们进门的。洗车、洗衣,好一阵折腾,好累呀。悲剧的是,即使在乡政府旁边,抬头就可以看到手机信号塔,但还是没有4G信号,好在可以打电话报平安了。

9月14日的骑行记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