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泸亚线/第六天:异常艰苦的唐央

       由于今天有太多的未知,所以起得比较早,然后到泸亚大酒店对面的小店吃早餐,这时来了一辆皮卡车,下来四五个人也在小店早餐。打听以后才知道,他们都是在水洛乡修电站钻涵洞的工人,昨天上午10点就从水洛出发了,路上陷车,今天早上才到林场。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画了一个草图,我们原来的计划是:今天从915林场出发,经水洛路口、巴亨垭口去亚丁,其中915到巴亨全线修路。而开皮卡的几个工人是从水洛乡过来的,要走20公里烂路,而这20公里烂路皮卡车开了21个小时!期间陷车三次,最后是挖机拉出来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如果按原计划要骑40公里烂路,要多少时间?不敢想。用李博导的话来说,就算是免费搭车过去,他都不干!

       好了,这下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骑唐央了。今天的简易路书如上,沿着省道S216骑行72公里到达唐央乡,海拔上升800米。需要注意的是,唐央乡已经搬迁了,地图上的唐央也不知道是新唐央还是老唐央。

       出门依旧是烂路,据说大概是2.5公里,但是我觉得特别漫长。昨天才洗的车,我可不想一出门就是一身泥,所以小心翼翼。

        出了林场以后,路况稍微好转,至少有停车落脚的地方了,等后面的博导。

        往前又是超级烂路,我们只好推车上路肩。路肩中间的这一溜竖起来的石板就是不让摩托车上去的,正好方便我们推车。

       又是一家泸亚饭店。

      9点钟终于到达水洛路口,烂路终于结束了。回头看这个路口,右边上山的路已经被绳子拦起来了,有人值守,禁止通行。

         前面的路终于是水泥路面了,心情大好。阿弥陀佛,菩萨保佑。

        再次说说脚下这条路,腾讯地图找不到,百度地图是省道S216,但是的木里县政府的官方封路通告上又叫国道G227(见昨天的游记图片),而路碑上却写着“Y007-613422”,这也许是我见过最奇怪的路碑了。

        路过沙湾电站。华能在木里县注册了一个沙湾水电公司,在理塘河建了好几个电站。

        汹涌奔腾的理塘河。

      理塘河中央的中流砥柱。

        河对岸的羊群。衡阳地区有一种野生动物叫做麂子,学名叫黄羊,但是在这里却被驯化了,和羊群一起放养。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不幸死于交通事故的小松鼠。小时候外公老是逼着我背古书,我突然想起了“孔明吊孝”中的几句悼词:“呜呼公瑾,不幸夭亡,修短故天,吾岂不伤,我心实痛,酹酒一觞,君其有灵,享我烝尝!”

       40公里到达沙湾路口,沙湾镇要在这里过河后还有几公里,有饭店,有住宿。如果以后有人再骑泸亚线,可以考虑在这里住宿。本来想在这个路口吃午餐的,一看时间还只有11点,就继续往前骑。

         往前3公里就是茶布朗路口,在路口不远的路边洗车。不论是百度地图、还是高德地图,都标示有S216在这里左转,经茶布朗镇可以到达亚丁,实际上都是扯淡!真实情况是过了茶布朗就是超级羊肠小道,当地人说,骑摩托车大概4个小时可以到达瓦托村,再往前的蒙自和亚丁都没有人去过。

       蓝天白云,还有彩虹。

        12点,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庄,我们在路边的小店子吃泡面,算是午餐了。

        偶遇瀑布。昨天李博导错过了N个瀑布,今天终于有心情来一张了。

        理塘河越来越急了,坡也越来越陡,心跳太快。用我的话是这样表述的:当河流翻白沫的时候,人也要吐白沫了。

          遭遇泥石流的尼都村,太惨了。这个村子就建在理塘河边,左边还有一条小支流,小支流在爆发山洪的时候,尼都村就被摧毁了。

       被摧毁的房屋,惨!也不知死了多少人。

       还没有出尼都村,只听到嘭的一声炸响,把我吓了一跳,李博导爆胎了。博导把车推到树荫下,慢慢补胎。工具和备胎都在驼包的最底下,东西都翻出来丢了一地。

        沙湾隧道,停车,架头灯,点亮尾灯。

       真正原生态、弯弯曲曲的沙湾隧道,就像走进了妖怪的肚子里。刚进隧道还没有什么感觉,骑了几百米以后越来越黑,不用手机拍照的时候,驼包和衣服上的反光都没有,全世界就只剩下一个萤火虫了,那种恐惧和压抑由然而生。而且隧道中间还有一个岔路口,往右就是去电站的大坝,这种设计还是头回见识。

       出隧道不远又是电站了,也忘了这是第几个电站了。

         出电站是一个陡爬坡,李博导都已经吃奶了,还是爬不动。我在后面看到他的前胎都是瘪的,就喊到:你又爆胎了。倒霉的李博导,原来是310的外胎划开了,上次补胎的没有注意到胎壁上的破洞,装上新内胎依然会爆,还好我带了备用外胎。

     60公里的时候到达唐央乡,毫无征兆,我还以为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子。这与昨天晚上计划的72公里到唐央出入太大了,下车后详细询问才知道,这里才是新的唐央乡,72公里那个是老唐央乡,乡政府前几年就已经搬过来了。看来所有的地图都是错的,包括百度地图、腾讯地图、高德地图,以上是我手绘的正确地图。

       新唐央乡的邮政所后面有一个小旅馆,条件真的差。打听后得知,老唐央乡没有旅馆了,但是前方面2公里还有一个小旅馆。我就和博导慢慢往前骑,结果在卫生院门口一转弯,就出了唐央,这条街道前后只有100米。骑回去拍照片又懒得动了,所以唐央乡没有一张照片,我在谷歌地球上截图一张给大家看看。

       出唐央就是一段陡坡,真的陡,最大坡度达到了15%,不管是这条路是省道还是国道,这样的陡坡绝对是设计上的错误。爬到坡顶就是普尔村,歇气,真的被拉爆了。

        回头看刚刚爬过的陡坡。

       前方又是一个水电站,大坝清晰可见。

    下午四点到达亚底村,路边有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小招牌----亚地饭店。幸好博导眼尖看到了,不然今天不知道会骑到哪里去。

       亚地饭店只有一间客房,异常简陋,博导抓了一下被子,居然是潮的,而且还有一股十分正宗的浏阳豆豉味,趁着太阳还没有落山,马上背出来晾晒。收拾停当了,李博导开始补胎,我也坐下来喝茶。昨天忙得茶都没有喝,今天一定要补上。老板给的开水也只有尿热,铁观音都泡不开。后来才知道热水瓶的水根本就不是烧的,而是太阳能热水器里放出来的,坑爹呀。

        老板是一个年轻的光棍汉,文明调侃到,你应该找一个婆姨,好好收拾一下这个饭店,肯定有生意。一会来了四五个兄弟和他聊天,其中一个就和我们聊了起来。他说这条路是今年5月才修好的,去稻城全部都是这种好路,骑摩托只要半天就可以到。

       晚餐也在亚地饭店,一个小炒肉,两个煎鸡蛋,一碗白菜汤,不能再简单了,关键是米饭也因为高反没有煮熟,匝牙,博导草草吃了几口就跑了。老板见我们吃完晚饭,也骑上摩托跑了,说是找女朋友玩去了。

       吃过晚饭出门溜达一下,其实真的没有地方好溜达的。照片中的房子是典型的当地民居,类似吊脚楼,前面接马路,后面是悬空的。倒是远方的雪山风景不错。

        再往前走就是电站的大坝了,在高高的山坡上还有一条电站内部通道,悬崖上有藏文的宣传标语。

        天黑以后,气温迅速降低,冷,马上回到房间。下午的时候还有手机信号,天一黑,手机也没有信号了,原来信号塔也是太阳能供电的。饭店的电视机和卫星接收锅都是摆设,不但没有遥控器,连机顶盒都没有。真的无事可做,八点钟就上床睡觉。好浓郁的豆豉味呀,真的是太臭了,比去年马尼干戈大酒店的被子还要臭。李博导笑眯眯的向我介绍经验:穿上冲锋衣,然后被子只盖到肚子,这样就闻不到豆豉味了。

        八点半,灯越来越暗,慢慢变成小夜灯了,最后小夜灯都灭了,坏了,手机的电肯定没有充满,管他,睡觉吧。李博导那个只盖到肚子的馊主意是不错,但是这里的海拔有3000多米,房子四处透风,后来到了半夜冷得厉害,我都冻得缩成一团了,差点把脑袋都埋在被子里了,这个鸟和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以后再也不来了。

       最后是9月13日的骑行轨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