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泸亚线/第四天:从泸沽到屋脚乡

      上图是今天的海拔图。按照新拟定的计划,今天是在泸沽湖继续休闲骑半天,下午才骑到65公里以外的屋脚乡。我就喜欢这样的游骑,而不是那种所谓的“起步就拉爆,上坡就拉残”休闲骑。

      清晨的泸沽湖

       磨磨蹭蹭将近八点半才出发,三公里后回到昨天的三岔路口,往左就是去宁蒗,我们今天是往右边的永宁方向。

      先去上落水村吃早餐,光头面15元一碗,鸡蛋2元一个,标准的景区物价,李博导要了一碗不要放辣椒的鸡肉面,结果端上来是有辣椒的,再次重做后端上来的终于没有辣椒,但部是鸡肉面,而是碎肉面,无语。

最可恶的是那些无聊的游客,招呼也不打,就推着我的单车出去骑,不让骑还不死心,非得趴在我的单车上玩,结果把我的撑脚给压坏了,真是招你惹你了?我为什么不压在你女朋友身上玩呀?

         饭店就在湖边,吃完早餐就在湖边溜达,看到广阔的湖面,我的心情立刻好了起来。何以忘忧,唯有远游。

      打开GOPRO,一路慢慢骑,慢慢拍,前面有一个白塔和亭子,休息一下,等一等还在吃面的李博导。

        我的单车,宛在水中央。

       无需看地图和攻略,就这样沿着湖岸前行。

     前几天下雨,泸沽的水位有点点搞高,沿湖的民居很多都被泡在水里了,但村落里的小路勉强能够行走,部分路段水深,幸好我们的单车可以骑过去。

       上落水村,李博导的单车就停在花丛旁,这里的牡丹开真的鲜艳,也许你想不到,旁边的红房子就是一个厕所。

      而我的单车就停在旁边的尼玛堆。

     出了村子,沿途还有很多观景台。

        在一个小观景台卖菌子的摩梭阿妈,一个游客用300块钱将她的菌子全部倒担了(衡阳话,一担全部买了),阿妈就在一边悠闲的抽烟,这烟冒得猛呀,我们单位的锅炉都没有这么多的烟!而且她嘴里、鼻孔里喷出来的烟更绝,先是嘴里喷一下停一下,然后是鼻孔喷一下停一下,接着是双管一起喷,最后就看不到人脸了,这节奏都快赶上电影里的蒸汽火车了,引得一边的游客一阵惊叹,纷纷拿出手机来拍照。大妈对于镜头已经习以为常,表情十分淡定。威武呀,我的老姐。

     为自己的朋友打一个小广告:凌波风情小镇,让都市人享受慢生活。

      仰望女神峰。

       看一下时间,都快11点了,干脆骑到永宁去吃午餐吧,拜拜了,泸沽湖。离开环湖公路,进入永宁公路,正式开始我们的泸亚线。

      另一个角度看女神峰。

     永宁镇差不多是云南省最北边的一个小镇了,明朝的时候这里就有永宁土司衙门,可惜一直到骑到永宁河大桥,我和博导也没有找到这个土司衙门,路上根本就没有指示牌。攻略上还说,永宁镇还有一个扎美寺值得一看。但这个扎美寺也没有路牌,如果不是李博导眼睛尖,路过一个小巷子,用余光扫到了巷子尽头的寺庙,不然我们又错过了。

路边没有路牌,外面破烂,里面很豪华的扎美寺。这时博导用手机拍的全景照片,有点变型了。

      扎美寺最珍贵的就是这幅清朝乾隆年间的壁画,壁画很长,我只能拍到其中一部分,可惜我们看不懂壁画所说的那个佛教故事。

      寺庙里的白塔就是历届住持大师的骨灰塔。

       扎美寺最后一张照片,让大家了解一下藏传寺庙的门锁。

      再看一下时间,还没到12点,干脆再骑10公里,到前所乡吃午饭。看到路边又有白塔,停车拍照,后面的山就是女神峰,现在我知道她为什么也叫狮子山了,原来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就像一只昂首挺胸的狮子。

      很不起眼的滇川界桥,由云南宁蒗县进入四川盐源县。如果反骑泸亚线,经过这个小桥进入泸沽,就可以省掉100元的门票费了。

      从泸沽到屋脚乡有两条路,一是环湖公路在大嘴村接亚泸路,翻越3100米的狮子山垭口到前所乡,在垭口可以远眺泸沽湖;另一条路是经永宁乡,几乎平路到前所。我们选择的是后面的平路。骑在这段小路上,可以看到右边山上那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很奇怪山路上为什么没有车?后来才知道这条路前面塌方了,十分庆幸自己的选择。12点左右,到达两条路的交汇口。

       泸亚线的田园风光。

       下午一点,到达前所乡。前所的海拔只有2600米,抓紧时机喝点啤酒吧,再往前骑,海拔会越来越高,就不敢喝酒了。

     四川省盐源县前所乡政府。明朝的时候,明成祖征服大理国,改名云南省,然后在云南的永宁镇设置了左所千户所,在现在的四川泸沽湖镇设置了右所,而这个地方在左右所之前,所以称之为前所。后来,清朝雍正皇帝改土归流,撤销了土司世袭制度,改由国家委派官员,加强了对少数民族地区的管理。土司千户没有了,但左所、前所这些地名却传承了下来。

      出前所不远就是加林寺,这个寺庙有点寒酸,李博导头都不扭一下就冲过去了。

     过三岔河桥后慢慢开始爬坡,50公里时离开进入木里县。木里县属于凉山凉山彝族自治州,路牌上面的文字是彝文。中国有56个民族,有80多种语言,但是只有29种文字,很多少数民族的文字还停留在象形文字阶段,去过丽江的朋友肯定会留意到,每个店铺招牌上都有纳西文,纳西文就属于象形文字,比如米饭就是一个碗加三个圆点,茶就是一个碗加三片树叶,而彝族文字已经进化到符号文字,根本就看不懂。

       路边的仁江寺,我和博导还在商量是不是要骑过去1公里,参观一下这个寺庙的时候,下雨了,这下好了,再也没有心情去溜达了,急急忙忙穿上雨衣,继续爬坡。

        沿着木里河继续前行,进入木里河大峡谷。

      峡谷边的老泸亚公路。

      一路上和李博导聊天,慢慢聊起摩梭人的走婚文化。很多年前,泸沽湖边的摩梭人还是母系社会,是走婚的,走婚的三件宝分别是包子、刀子和帽子。包子是给狗狗吃的,别让它咬人,刀子是用来割开姑娘身上那复杂结实的衣扣,帽子是用来挂在门口,警告别人不要进门。现在走婚基本上没有了,从70年代开始,政府就开始大力推广婚姻法了。但凡事都有例外,木里县的利加嘴村还保留着男不婚、女不嫁的走婚习俗,还组成了一个100多人的大家族。本来想去利加嘴村看看,或者今晚就住在这个村子,结果一路上就是找不到路牌,而且还找不到问路人,等我们到达屋脚乡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牌子,我们已经过了利加嘴村十多公里了。

       屋脚乡很小,但是还有三个小旅馆,最好的就是乡政府旁边这家了,新建的木屋小别墅,路还没有修好,没有名字,也没有电。因为屋脚乡太偏僻,电没有联网,全部靠山顶上的太阳能小电站供电,电站的功率很小,所以这里白天停电,要等到晚上七点到十点才能供电。没有电,也就没有手机信号,注意看博导,他正坐在那里无聊得发呆。

       明天就要翻垭口了,我去旁边的乡政府去问路,可惜下班了,一个公安干警倒是很热情,真的有问必答。注意:我现在的地方是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屋脚“蒙古族”乡,这关系够够复杂的。据说是元朝时在这里驻扎军队,所以这里很多蒙古族人,当地人的大脸庞也似乎能证明这一点。

      乡政府旁边就是屋脚中心小学,我经过的时候,全校的孩子们正围成几个圈圈,在一起跳锅庄,音乐很欢快,孩子们玩得也很高兴,还有老师在一旁现场指导。记得2011年第一次在香格里拉香格里拉看到藏人跳锅庄舞,我也在旁边学了好久,好不容易练熟了几个动作,可惜又换曲子,所以一直跟不上节奏。今天才知道,不是我太笨,原来是没有系统学习呀。

      对了,这个学校竟然有电,还能放广播!因为屋脚小学是24小时供电!还要说一句:沿途每个学校的教学楼都是当地最高大威武的建筑物,这所屋脚小学也是这样,两栋雪白的五层楼显得鹤立鸡群,屋顶上的太阳能热水器亮得晃眼睛,好远就能看得到,而且这里所有的学生全部寄宿,吃住费用国家全包,还要免费发校服。有了好的教育,西部发展才有希望。

      吃过晚饭,再去屋脚转一转。屋脚很小,一共就那几座房子,我们刚到屋脚时都已经逛过了,只能重走一遍。中间那栋高大的白房子就是小学的教学楼,右边的白房子是学校的住宿楼,中间是操场。

      由于海拔太高,博导的眼睛充血了,骑车时风吹得眼睛更加难受,所以先到乡卫生所买点药。这里的罗红霉素眼膏真便宜,只要几毛钱。

       本来是想给明天买点干粮,结果进到这个小店才发现,这个叫二车拉姆(让我想起了最著名的摩梭人----杨二车拉姆)的老奶奶,竟然是麻布手工纺织的非物质文化传承人,小店里有好多她的宣传画和证明材料。我们仔细欣赏了她的手工纺织品,说实话,这幅300元的挂毯,工艺真的很细致,花纹也十分复杂漂亮,就是原料差了一点了,不是纯羊毛的。

       旁边的小店也有一部手工纺织机,这个布匹织出来后有点简单粗糙了。

       注意看对面小店门头上的咒语。以前我们常见的有黄教的六字真言,苯教的八字真言,这个咒语竟然是12个字。仔细观察才知道,这不是什么真言,而是专门贴在门头上的符咒,意思是:进门念一次,就可以消除千劫以来的灾难,并带来平安好运。

     马路中央的尼玛堆。

      回到旅馆,后山的羊群也该回家了。

      没有电,没有手机信号,我在房间无聊的翻看今天拍的照片。一会,又住进了五六个旅客,这下就热闹了,他们都是县林业局下乡的工作人员,我们乘机向他们打听路况,落普洛垭口、木里大寺、玛娜茶金、蒙自峡谷,收获颇丰。天黑之前终于来电了,大家马上散伙,开热水器准备洗澡、手机充电,手机信号也有了,赶紧跟家人聊上几句。李博导还要给他的照片调色,可是,还不到十点电又停了。李博导的照片已经调好了,可是朋友圈还没有发呢,手机信号就没有了,气急败坏的他没有一点办法,唉,早点睡吧。幸福总是来得太突然,而且走得更快。

    最后是9月11日的骑行记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