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一姐 袁薇

 

90后横行里,

独树一帜的70后、

15岁花样女孩的妈妈、

金融系统的上班族、

却是,

湖南自行车界的一姐。

 

她是袁薇

人称:薇歌

 

大脸叶相遇薇歌,

在2014年凯路仕长沙站,

园林生态园的长坡起点处,

女子组发车,

总裁判长谢会长的工作区旁。

 

发令枪刚响,

沿途的呐喊加油声,

早已不绝于耳:

薇歌!加油!

沿途工作观赛的大脸叶,

有些不解?

 

只听赛道裁判纷纷议论:

袁薇这伤势还未见好,

今天估计是来试试场的吧?

而在过去的2013,

灰汤越野赛里,

大脸叶,

见过这个名字。

 

报名前夕,

竞赛办公室的同事

还在戏称:

叶子,

女子组报名人数少,

奖励名次多,

你也报名上一个吧!

 

说句心里话,

没巡赛道前,

大脸叶的确想参赛,

亲身走过后,

只字不提。

后来,

哈永雅韶关车队

邓湖平、何冲

两人斩获女子组前二。

 

大脸叶,

倒未曾关注到,

这个来自浏阳,

取得第五的女选手。

   

直到15年的7月,

大脸叶外出备赛,

家门口大云山的较量之战,

薇歌添加微信,

咨询家门口的讯息。

 

才真实的接触到,

湖南一姐的生活状态。

 

有幸在那一场赛事里,

赶赴现场,

尽头15公里的坡上,

大脸叶坐着同学开的小摩托,

跟着薇歌后,

一路狂喊加油。

 

后程的女选手,

小腿抽筋、

休克、

完赛者寥寥,

大多倒在了半路上。

 

毫无意外的,

在终点计时前,

看她率先过线,

夺得第一。

 

在大脸叶的家乡,

看着赛场里

熟知的选手夺冠。

 

那些天,

大脸叶,

成了薇歌和波波的

宣传大使!

比中得头彩,

还要兴奋,

雀跃。

  

熟悉的爬坡姿势,

疾驰而过的车轮风,

9月的龙头井,

再次重逢。

 

这是第二次见面,

出发前,

调试车辆,

薇歌说:

真懊恼不能自己调试,

每次赛前都要劳烦队友,

这个技能真是没到家。

 

调试的辛晨,

默默在一旁,

憨憨的笑。

 

从前听说:

浏阳的薇歌,

有着一帮徒弟,

各个山头都被爬尽,

男士都未曾有她的踏频,

成绩好自然不在话下。

 

而浏阳的骑行氛围,

区别于长沙其他区县,

有她的一份大功劳。

 

慢慢熟络,

才发现这个赛场骁勇,

平日里率性、

又内敛的一面,

流淌的细腻笔触,

关于生活和运动的感触。

 

让大脸叶,

好奇心愈发厚重,

有了一探究竟的心思。


                                                                                                                                          

                                                                       

2007年,

浏阳组建骑行队,

不出房门的薇歌,

在女儿同学的家长,

也是当时的户外领队,

刘队的力邀中,

加入骑行的方阵。

 

从此结缘自行车,

一骑数年。

 

那一年里,

久居工作格子间里的薇歌,

通过一辆自行车,

惊奇地发现户外这一领域

感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林间小径的别样之美。


                                                                                                                                                       

                                                                         

浏阳这一方沃土,

堪称户外天堂,

杜鹃花海的大围山,

近郊的道吾山,

市区便捷的西湖山,

数不胜数

..........

 

从此,

这些名山毓秀里,

有了女性骑车人的身姿,

连50年难得一见的

南方特大冰灾里,

这位骑行的勇士,

也在雾天霜冻里,

频频上山。

不过7岁的小女儿,

也在她的生活节奏里,

爱上骑行,

玩上户外。

 

老公出差在外的时光,

娘俩或是跟着大部队,

春骑溯溪,

秋行徒步。

 

夜幕里,

带着小女品字读书,

记录出游里的点滴,

也是如此,

影响着品德体美兼优的下一辈。


                                                                                      

                                                                               

越野路上数之不尽的历练,

山高路陡里的爬坡,

无数次外出探路,

出游新奇里的体验。

 

这位平日里话不多说,

行动惊奇的妈妈,

在第二年里:

车行浏阳,

踏遍铜鼓、

行至婺源。

 

去着一切,

脚思之地。

 

骑车不到一年的时间里,

跟随俱乐部首次参赛

黑糜峰登顶赛,

顺利摘取佳绩。

 

后赴大围山之约,

勇攀所有心之所向之地,

因未曾在预想的时间内,

频练于道吾山、西湖山之间。

 

心急难耐里,

有了第一个伤痛,

成为那一年里,

最烦闷的生涯。

 

常跃于山水之间的精灵,

宅居屋内养伤三月,

行动不便,

日日如困兽般,

需要人照拂。

 

漫长的暑假,

亏欠女儿的户外行,

一并成为伤痛萦绕的时光中,

难言的遗憾。

 

休憩的岁月里,

薇歌的笔下,

常常能看见:

对病逝父亲的追思,

对尚还年轻母亲的忧虑,

远方弟弟的挂念,

还有,

目及老屋时的伤心。

 

大脸叶瞅见着,

为人子女、

为人长姐、

为人妻、

为人母,

唯独不是车手的一面。

 

这是与千万女性相同,

又有异的一方。

 

偃旗息鼓,

养伤日尽,

薇歌,

这一次,

真的发力了。

2008年10月18日

初愈后的薇歌,

在首届道吾山登顶赛上,

斩获第一,

拿下单车人生里,

第一个冠军。

 

小悍、小钢炮,

骑士部落,

还有终点处等候的母亲,

是那一场比赛里,

薇歌的关键词。

 

尔后,

陆续圆梦大围山,

夜登金顶,

一战武功山。

2009年

于薇歌而言,

这是赛场频频的一年。

随队出征,

黄山赛里,

拿下女子组第四。

 

不足两月的间隙里,

出战湖北,

拿下属于她的,

第一个

外省冠军。

 

紧接着,

一周内的属于浏阳人

第一节大围山赛里,

薇歌,

再次登上最高领奖台。

 

自此,

湖南风云际动,

薇歌不再是浏阳的女冠军,

长沙的前三甲,

湖南的佼佼者。

 

外省选手里的高手较量,

这个一心想要观风景的业余车手,

享誉四方。


                                                                         

时光梭梭,

薇歌和她的起点车队,

走过了又一年,

第二次的黑糜峰登顶中,

在三个冠军压阵下,

仅获第三。

 

薇歌自己说,

这是在意料内的事,

只是外界赛前分析头头是道,

她在享受比赛,

而不仅是:

夺冠的驱使。

 

人生梦圆,

每一个地方,

每一次的停住,

使命不同,

心境不一。

 

赛场之上爆胎,

赶超之间发力,

风景云海里穿梭,

这是薇歌的驰骋之界。

 

摒弃生活里的烦闷,

工作嘈杂,

只有骑车之上,

那里才是她的一方沃土。


外省逐渐遍布薇歌身姿,

湖湘也见夺冠之路。

 

武功山、天门洞,

蓝山、崀山、武夷山,

多山的越野爬坡里,

总能遇见低头骑车,

隐忍不发的薇歌。

 

她是外出参赛要带:

霉豆腐、剁辣椒的

湖南妹子,

大脸叶忍俊不禁,

大呼:

果然同道中人!

信阳赛中,

三届冠军得主。

 

薇歌道:

这是我的福地。

她说:

2012,是她最好的一年。

 

专攻山地的薇歌,

对公路甚是忐忑,

也同样的,

在浏阳画中,

勤能补拙,

用心思量,

成就着自己,

继续着单车传奇。

 

三次环湘江大赛的宠儿,

两届季军,

随赛事升级,

实力升级,

最后站至最高点

无数次里的舟车劳顿,

数顿中的饮食不适,

她说:

她有一队好车友,

还有,

小悍这样的师傅。

 

黄山赛里,

小悍赛途病情复发,

那一张痛苦变色的脸,

一直镌刻在她的心上

........

 

武夷山上团队的通力合作,

五洲带病完赛,

南风碟刹松弛一路异响,

那样的画面,

一生难忘。

 

因为团队的协作,

才有她袁薇,

无数次,

领奖台上的挥手。


冠军背后,

是无数次的伤病突击,

竞技中的风险因子极高,

微小的差池,

受伤便是避之不及。

 

2012年

武汉赛事里,

膝盖受伤,

赛程里不觉厉害,

完赛后的小腿上,

淌满了血迹,

皮肉与衣服混迹一起。

 

终点后只能用担架转移,

协和医院里,

床单抓烂,

默不作声的咬牙坚持,

这是赛场多年,

竞技里的第一次负伤。

 

伤痛侵袭的日子里,

薇歌审视这些年的赛场历程,

仍是庆幸结缘了自行车,

她的生活,

才得以丰富多彩。

矮寨公路奇观赛中,

赛道闯出来的小狗,

直接撞上薇歌前轮,

根本来不及躲闪,

再次负伤

..........

 

旧伤新伤一并来袭,

这一次,

薇歌消匿赛场,

周所周知。

 

大脸叶心生后怕,

数次赛场执行生涯里,

组织协调会中,

打笑的

一只鸡都不能上路,

在薇歌的赛程中,

‘望见实例。

后来,

薇歌一袭蓝色旋风,

代表顺时针出战,

那都是后话了

......

 

大脸叶最近一次见着薇歌,

在上月的浔龙河比赛里,

仅是第三次聊天唠嗑,

已无生分陌生之态。

 

会拉着大脸叶和队友闲扯,

比赛中对沿途喝彩微笑以报,

这是浏阳的袁薇,

湖南的一姐。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

 

昔日借赛出游的薇歌,

已完成了当日梦想。

在今日里,

带着不用思念,

近在咫尺的母亲,

骑车爬山。

 

女儿也在她的征战之旅上,

日益长大,

薇歌说:

现在比我还要高,

什么都比我强,

只有骑车不及我。

 

冬日里无人区的穿越仍在继续,

老公也笑笑不说话,

这一家,

成为了最典型的

骑行户外之家。

 

70后的神话仍在继续,

当大脸叶等90后出没时,

赛场风云,

仍有她的一方天地。

 

女儿的画笔里,

骑行的妈妈,

愿薇歌:

在你的江湖,

养娃持家,

户外踏花。

 

后记之薇歌寄语:

          浏阳:浏阳这么多年的骑车氛围都还算热闹,虽然,来来往往里,总有些人没有坚持住,但,仍旧有不少新人在加入。

          湖南: 湖南的骑行圈子相较广东浙江等地,总觉得狭窄了些,经济发展也有诸多局限,虽然不乏众多骑行爱好者,但,气氛总归是不够热烈。

 

感谢李叶供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