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不败 汤九零

       两年前我也是一个抽烟喝酒养狗打麻将吃宵夜唱K通宵沉迷网游的人,坚持了两年后现在已经成功蜕变: 戒了7年的烟,戒了槟榔,不再酗酒,很少熬夜,十点半左右准时上床睡觉......

       在我看来一个人蜕变有两种可能:第一是经历了一些事故,第二就是坚持了某种运动。

       感谢自行车让我结识了这么多正能量的朋友,很满意现在取得的成绩,我要继续努力向下一个目标进军,也希望朋友们都能够坚持下来。 ”

       大脸叶在那一刻,异常感恩当时的自己:能在那个节点里,安逸地在铁山码字,博得圈子里这些平时不善言辞的爱好者,对于生活观的剖析。

       汤九零,也许是长沙活跃车友中,与大脸叶同时期进入业余自行车界里,唯一的一个。

       很庆幸多年来,能在成长的途中遇见这个名字,尽管,很长的时光里,都认不出彼此。

      第一次从报名表里列出这个名字,大脸叶记得当时还自言自语打趣道:这孩纸真逗,在家肯定不受待见,他爹取这名一看就是随口取的,90年出生的,就叫九零?

      2013年的酷暑,大脸叶在第一场赛事结束后独挑大梁,兼起了烈风凯路仕长沙站的前期竞赛筹备工作,往前不过二月的赛事里,许多名字都还烙在心里,关于汤九零,的确应该是当年里的一个跨入点。

      参赛的车手,大概分为两类:一是竞技场上常能见着身影的选手,二是休闲党出来旅游玩玩,酱油混个照片的剪刀爱好者。

      这一年的汤九零,在当时大脸叶的概念里,隶属后者。

      只是大脸叶不曾知道的是,在日后的星沙区域里,汤九零这个名字,在户外圈,逐渐人尽皆知。

      比赛场上下来的汤先生有了更多的想法,被大集团抛在身后的无力焦灼,成为90年出生的九零哥誓要堪破的目标。

     从第一次上锁鞋后的零速摔,到节假日里一人远行,自行车变成了他的毒药,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东八线上踩车训练近一年,未曾修缮竣工的松雅湖也能捕捉到他的身影,间隔不到一年的时间:

      2014年,6月29日,长沙园林生态园内,如期举行的凯路仕长沙站里,这个少年,以3秒微弱优势跻身前20。

      同样在大脸叶手里收集的报名表,也同样是在大脸叶手里发出去的号码布,到后来,九零同学换来了一纸荣誉。

      在这段比赛之前,汤九零早已默默在心里安排好了这一年的赛事计划,13年进入长沙自行车圈子,到第二站的凯路仕举办之前,他已有了数场参赛经历。

      黑糜峰新人爬坡赛中也完胜自己,获得奖项,这一年,自行车对于九零同学而言,开始呈现喜人之势。

      而竞速的世界里,许多时候并不是靠努力便能达至巅峰,这中间需要付出的太多太多......

      每一次赛场里的落寞,一小段时间的止步不前,许多时候仍夹杂着伤病困扰,还有坚持所需要付出的时间成本,皆是对于一个人心智的考验。

      尤其,还是一个上班族。

      你需要核算参加这场赛事你所需准备的周期,须考量参赛时间与上班时间是否冲突,还有,势必要参加的这场比赛,于你的意义何在。

      在汤九零的字典里,或许这些都曾是问题,却依旧被个个击破,所以才能有许多次赛场上的挥手,转而开始站台子,拿奖杯。

       孤军奋战之时,没能棋逢对手,是件难诉遗憾的事情。

       大脸叶在接触赛事的第三年,被嗤笑之声撼动,加入骑车的行列。夜晚频刷机场,又或是在渐进的松雅湖绕圈,路途上遇上熟识的车友,几番交谈里,人人都称汤九零乃是这区一霸。

       在大脸叶简直追不到尾巴的大集团领队,说:平时我是跟着汤九零后面的,那厮太快了,跟不上,你得跟那个大神多指教!星沙这圈子里还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毕竟刷东八线的蛇精病是不太好挑战的。

       一人成行的训练史,蜕变后的重生,这是某阶段的汤九零,在众人脑海里的印象。

       他对自行车:从无知到认识,再到深入,慢慢成为个中翘楚。

      运动似乎开启了这个曾是网瘾少年的新世界,这里的收获和成长转而变得具象。

      九零同学在继自行车后,也在户外的天堂里遨游。

      或是一人行,偶尔和伙伴们同往,去梵净山,去湘西,去武功山,用他的脚步丈量大地,发现大自然摄人心魄的美。

      到上一年,常骑车的汤九零开始了跑步,慢慢发展到玩铁人三项。

      星沙的街道,被这个瘦弱的汉子,绕着跑过无数圈,跑鞋不知换过了多少,配速直接进了4分,继而更甚。

      长此以往,数据发出来的时候经常在空间朋友圈被大脸叶嗤笑为禽兽,毕竟大脸叶的胖不是一日而就,被回击了自当立誓也要跑步减肥。

      再后来,长沙的跑马圈子里,无论是登楼赛,还是路跑,汤九零又在了大神行列,偶尔在不熟识的朋友群走过,听闻对汤大神的评价,不禁莞尔。

      当骑车跑步发展均衡,汤九零的铁三生涯也开始渐出成绩。

      旱鸭子学游泳,这本就是件值得兴奋鼓舞的事情,短板却也在此。某日里,又见“汤禽兽”花重金办理了某游泳馆年卡,然后开始日复一日的“狂虐训练”。

      所有的坚持,后来都变成了累累硕果,在长沙的第一次室内铁三赛里夺得第一,虽说参赛水平远不及大赛水平,却也是湖南人铁三历史上的小突破。

      乌川水库,仙人造水库,慢慢扩至地州市,周末出游兼带训练,这已经变成“汤大神”的必修课。

       一个人的改变,从某项运动开始,这是属于汤九零的故事。

      大脸叶还记得出发张谷英比赛,高速路口碰撞后的淡定少年,诧异他的不计得失,还有自嘲式的各类玩笑引得众人僵硬氛围秒破。

      大江说:跟这厮简直没有代沟!诠释了九零同学在今日这个淡漠的朋友圈里,逗逼气质包裹,却真性情无疑,让他在所有的圈子里都能吃得开。

      

      狗零出长沙,这是九零同学的自称。

      但愿狗零:走出湖南,走向国际!

      感谢李叶供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