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川藏北线----第20天:差点在恰拉山挂掉了

2017年6月1日,巴达的海拔高达4100米,我一个晚上没有睡好,早上六点迷迷糊糊听到路上有大车经过,头痛欲裂,用手使劲掐太阳穴,多按摩了一会头晕有一点缓解,但是头痛依然。鞋子放在炉子边烤了一夜还是湿的,十分无奈,只好找来两个塑料袋套在袜子上穿进去,简单的在小店吃了一碗面就准备出发了。 

按照计划,今天又要翻两座山到达索县,然后在索县休整一天。但是博导昨晚到巴达的时候,和他一起搭车的几个年轻小伙就决定在巴达或者骑到荣布休整一天再走,所以博导说今天他只骑20公里到荣布镇,明天就可以到索县追上我们。对于他的这个决定我无法接受,荣布、巴达、索县的海拔和差不多,都在4000米左右,但是索县县城的条件总会要好一点,也许今天晚上就能睡一个好觉了。所以我还是不等博导了,先到索县去等博导。

出巴达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其他车友下榻的如意藏餐店,看来他们都还没有起床。出巴达就是公安检查站,我问里面的美女警察好路还有多远?她说前面不远就到了。其实真的很远,至少我们就骑了半个小时。早上九点,终于上好路了。

1627号路碑,我找你找得太苦了。从这里开始,一直是好路到拉萨!!!

出巴达乡后,我们依然沿着巴曲顺流而下。这时的巴曲已经被更名为荣曲了。过29道班,沿着则荣曲水流而下,前行10公里左右便是荣布镇了。荣布是山沟的意思,就是一个山沟沟里面的小镇,这里号称是索县最大的乡镇,其实也就是横竖两条街道,进镇子有一个很大的超市,足足有四个门面,好久没有见到这么大的商店了,买水、买鸡腿和八宝粥。出镇子的时候我注意观察了一下,镇子里就只有一个小饭店可以住宿,不知道博导会不会住在这里。

离开荣布镇,我们开始沿着热曲逆流而上。热曲发源于恰拉山某个山脉,属于怒江的小支流。我们顺着河谷起伏向上,沿途依然是一派牧区景象。

十点半到达岗达村,路边好多的尼玛石。

我和海哥正埋头骑车,一辆皮卡从身边超过,抬头一看,那不是博导的蓝色闪电单车吗?这家伙怎么搭车走了?正在疑惑,博导就打电话来了,原来他刚出发不远,就发现后拨坏掉了,正蹲在地上捣鼓的时候,有一辆皮卡车主动停下来要不要搭车,于是幸运的博导就这样被好心人接走了,可以直接搭到索县。看到博导安全的跑到前面去了,我心里也踏实了很多。

又经过一个小村庄,路两边的国旗十分显目。西藏的爱国主义教育比我们要扎实多了,每家每户的屋顶都有一面国旗,好多人家的神龛还有国家领导人的画像,这个比湖南挂毛主席的画像还要普遍。

沿着热曲继续爬升,海哥骑了不远就要停下来等我。今天我的状态很不好,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腿脚无力,关键是脑袋缺氧,精神恍惚,迷迷糊糊的,很多事情都忘记了,只知道埋头苦骑.

国道边美丽的草原。

沿途不断有小何汇入热曲,远处的雪山为河流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冰山雪水。

上午十一点,我们已经骑了三个钟头了,停车吃八宝粥。

高原风光。

高原风光。

高原风光。

12:13,真正的陡坡开始了,前面是一个发卡弯,这个坡真的都呀。路边还有筑路工人正在施工,见我慢慢骑车上来,向我挥挥手,扎西德勒!

腿脚无力,我用最舒服的速度慢慢爬上这段陡坡。S弯过后还是上坡,为了防止车辆在这个弯道速度过快而发生事故,弯道两头都放置了路障。两个路障之间反倒是最安全的,所以又在这里停车拍照。

马路右边是刀劈一样陡峭的峭壁,几乎是90度垂直,为了防止山石掉落,崖壁都是用铁丝网固定住的,看了都有点害怕。

垭口大概只有3公里了,但是我越骑越慢。

12:50,海哥见我半天没有过来,就在半坡上等我。从刚才的S弯到这里不到3公里,我竟然骑了30分钟。

这时我的感觉已经很不好了,已经预感到自己快要出事了,因为我的右边脸颊已经开始麻木了,这是典型的高原缺氧症状,我马上改变呼吸方式,全程都是呼-呼-吸-吸,想利用深呼吸来增加血氧。追上海哥以后,趁休息的机会马上吃了两粒高原安和两粒奥默携氧片,拿出血氧仪测试一下,血氧还有88%,这个数值还不错,刚才的呼吸方法效果不错,应该不会出大问题。为预防万一,我对海哥说:“我感觉不对,兄弟,你骑到我后面去,把音响也关掉,我怕我等会叫你听不到。”

海哥见我的状态很差,就把车把上的小音箱关了,慢慢骑在我的后面,陪我慢慢熬。

再拍一下左边的高山。青藏高原没有一棵树,只有浅浅的草原,让我想到了韩愈的一首诗: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12:58,终于到达恰拉山垭口。恰拉山口光秃秃的没有任何标记,没有路牌、甚至没有经幡,如果不是码表的公里数已经到了,而且前面已经明显开始下坡,很难相信这就是垭口。

停车和海哥一起合影。

这时我的感觉越来越差,除了右边的脸颊,左脸和额头也开始麻木了,情况越来越糟,我开始担心了。

衡阳凌波地产对我的这次进藏有赞助,以前每一个垭口我都会扯起凌波-风情小镇的旗帜和大家一起合影。后来凌波的陈总十分体量我,为了减少体能消耗,要我到重要的标志性地点才扯旗帜,所以我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有扯旗帜了。但是这时我的感觉很不妙,我都担心下一个垭口还能不能骑上去了,甚至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垭口。所以在这个没有什么标记的山口,我也把旗帜扯了起来,就当是最后一次留影。

拍完照片马上下山,我要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我记得2011年的的东达山和米拉山,那两次我的整个脸颊、胸腔、腹腔全都麻木了。但是只要休息一下,然后下坡半个钟,海拔下来后我就会复活的。我相信今天我也能够迅速复活。

下坡先是一段缓坡,大约500米后开始陡下坡,路边停了好几台挖虫草的车辆,而且这里有一处经幡,我十分奇怪为什么经幡不在垭口,也许这里的风更大吧。

下坡很陡,我的速度很快,但是没几分钟我感觉我的手脚和头皮都已经麻木了,我都已经感觉到自己快控不住车了,马路左边就是悬崖,摔下去就收尸不到了,好在我的神志还比较清醒,马上刹车停了下来,大喘气。

海哥一直跟在我的后面,见我停下来也跟着急刹车,并过来问我怎么回事。我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了,只是不停的深呼吸、大口的喘气。海哥见我的样子也不再问我了,又帮不上忙,只能在一边观察。大约歇了两分钟后,我感觉好一点了,继续下坡,只有下到低海拔才能解决问题。

但是G317就是坑爹呀,恰拉山垭口海拔是4480米,下坡只有6公里坡就没有了,这时的海拔还有4000米!我想到低海拔的地方缓解高反的想法破灭了,高反还在进一步加剧,不仅整个头部和胸腔都麻木了,而且手脚已经开始发抖了,抖得手已经握不住车把了。如果不是穿了自锁骑行鞋,我想脚板也踩不住脚踏了。这还次要的,关键的是我的心脏就像被一只大手捏紧了一样,都已经跳不开了,十分难受。

我开始慌神了,想不到高反会越来越严重,已经超过了我所有的高反经验和心理预期。这样太危险了,我再一次停车,解开驼包去寻找我的终极药物----速效救心丸!

我的头脑有点迷糊,竟然解错了驼包,右边的驼包没有救心丸,又手忙脚乱的解开左边的驼包,救心丸就在一个塑料袋里面,我没有时间解开袋子了,直接把袋子扯烂了。速效救心丸一瓶是30粒药丸,为了减重,我把两瓶救心丸都倒在一个小瓶子里面,满满的一瓶,我的手不停的抖,拔盖子的时候撒掉了很多,我也不管了,倒出几粒也没有数,直接就含在舌头下了。

救心丸主要是增加冠脉血流量,缓解心绞痛。根据说明书,救心丸一般是服用4-6粒,严重的可以含服10-15粒,今天情况紧急,多少粒都没有数,不管了,为了保险,我又倒出几粒含了。

海哥在一边都吓呆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帮我,只能在一边陪着 我,然后用手机拍下了我吃药的瞬间。其实这个时候,有兄弟在我身边陪着就是最好的安慰,谢谢海哥。

吃过救心丸,我又趴在车头歇了好一会,心脏慢慢好受一点,抓住我心脏的大手好像慢慢松开了。虽然舌头全都麻木了,但是手脚的麻木终于慢慢缓解了,阿弥陀佛,好像今天不会死了。

现在我开始打量我吃药的这个地方:现在是下午一点半,恰拉山的坡已经下完了,G317在这里跨过一座小桥,桥那边左手是去加勤乡的小路,桥这边的右手是一个小村庄,不远还有一个小寺庙。再往前看,雅安镇就在前方不远了,应该在七八公里左右,继续慢慢骑吧。

调整好呼吸,匀速踩踏,我已经感觉麻木的感觉正在逐渐的缓解,尽管这个过程很慢很慢。雅安镇就在前面不远了,进了镇子应该会安全一点。但是雅安好像正在下雨,那一片天都是灰蒙蒙的。

又往前推进了大概三四公里到了雅安达村,风越来越大,看来雨是朝我们这边吹来了,赶紧停车穿雨衣。还没等我们把雨衣穿好,雨就过来了,没一会就突然下起冰雹来,冰雹十分密集,都快看不到前面的路了。海哥对我大喊道:咬牙坚持一下,到雅安镇再歇息。

但是冰雹越来越大,砸在背上犹可忍受,但是砸在脸上十分疼痛,雨水淋在眼镜上,视线十分模糊,而且路上冰雹粒子到处乱滚,车轮都有点打滑了。这时我发现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院,就和海哥一头扎了进去。

这个小院家里没有人,是不是都上山挖虫草去了?我们躲冰雹的地方是一个牲口棚子,地上全是牦牛粪便。冰雹越来越大,砸得整个铁皮棚子啪啪啪响成了一片。草地瞬间就变成了白色,国道上的冰雹更为壮观,从高空砸落的冰雹落地后跳得好高,所以地面一尺高的半空是一片白雾蒙蒙。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古代的铜盆,手搓盆边就可以将盆子里的水就会共振,水花就会跳起来。

自进藏以后我已经砸了很多次冰雹了,就数今天的冰雹最大,倒也新鲜。我和海哥都十分兴奋,暂时忘却了刚才高反的痛苦,在棚子里哈哈大笑起来。我用手机录了好几段视频发在朋友圈,赢得了很多点赞。

十分钟后,冰雹停了,藏北高原的气候就像是孩子的脸,说变就变,转眼间又天晴了。慢慢骑到雅安镇。说是一个镇子,其实这个镇子真的小,只有国道两边建了两排房子。

按照计划我们应该是在雅安午餐,然后再翻越安吾拉山到丁青住宿。但是我今天的状态实在太差了,手脚的麻木已经缓解很多了,但是并不彻底,手脚没有力气。海哥说,如果你骑不动了,今天我们就住在雅安吧。但是雅安镇上就三家小旅舍,条件差得与昨天的巴达有得一拼,没水没厕所,被窝也不干净,实在没有住下去的欲望。

我认为今天的高反主要原因是昨天在4080米的巴达没睡好了,如果今天晚上住雅安,这里的海拔是4111米,那肯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今晚再不好好睡一觉,明天肯定会死得更惨,所以雅安不适合我住宿。继续往前骑呢?前面是5089米的安吾拉山,我从来都没有上过这么高的海拔,以前的G318的最高点米拉山垭口都只有5013米。我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翻不过去的。怎么搞? 想来想去,只能搭车了。

其实我昨天已经极不情愿的搭过一次车了,但是今天面对5089米的安吾拉山,我已经没有能力翻越了,我已经尽力了。谢谢海哥放弃了自己的计划,陪我一起搭车。如果没有我的拖累,他应该可以骑得更多一点、更快一点的。 

在雅安卫生院旁边的川味饭馆吃了一大碗面,然后一边推车一边等车。前面就要出了雅安镇,还是没有车子来,干脆就在桥头停下来等车,这个地方视线好,可以看得很远。

下午两点半开始等车,我们在桥头苦等了两个多钟头。G317的车辆真的少呀,平均要一二十分钟才能过一辆车,一般的小车还不行,只有小面包车或是皮卡才方便装单车。中间到是有一辆皮卡停下来了,愿意掉头载我们去索县,但是对方开口就要800,实在接不起,只能继续等。

等车的过程实在是无聊,雨下了一茬又一茬,躲雨都躲了四五回了。一直等到下午五点,终于拦到了一辆长城皮卡,好心的河南大哥愿意免费带我们去索县,太好了,一路上真的是好人多呀。

在车上拍的风景。

到达安吾拉垭口的时候又下雨了。现在川藏线上的路牌也有点浮夸了,其实安吾拉垭口并没有5089米,实测应该在4560米左右。5089也许这只是山顶的海拔。

另外我发现近年来G318的垭口海拔也是这样浮夸,前两天看一个车友在东达山的照片,那里的海拔明明只有5008米,但是现在的路牌上重新贴了一个新标签是5130米,尽扯淡!

下安吾拉山后,路边的经幡。

很难得一见的爆炸云。

巴青县附近的藏北草原。巴青县城距索县只有40公里,在G317国道上两个县的边界是犬牙交错,一会是索县,一会是巴青县,一会又回到了索县。

河南的这位司机大哥十分健谈,他说自己也很久没有和汉族人说话了,和我们说话都是一种享受,因为很顺畅,没有沟通障碍。他来西藏已经七八年了,现在那曲的一个电力工程做事,刚才从一个十分偏僻的噶木乡过来,那里的雪有一米多深。

去索县的路况很好,我都想骑车了,但想一想我今天的状态,还是忍住了。司机师傅今天是到那曲,但我并没有接受海哥的建议一车直接搭到那曲,一是不想搭车太多,能骑还是尽量骑车;二是李博导还在索县,他的单车坏了,也许我能修好。

下午六点半到达索县,李博导已经开好了房间。索县的条件十分艰苦,全城都没有下水道,所以一般的宾馆都没有卫生间。物价也不是一般的贵,今天我们都是住的是地下室三人间,房间里黑洞洞的,白天都要开灯,竟然也要180元一间。这里没有卫生间,也没有公共澡堂,整个宾馆加饭店也有门口一个小厕所。好在床铺很干净,希望今天晚上可以睡得好一点。

按照计划应该是在索县休整一天,既然博导明天都要搭车走了,我和海哥也不想在索县休整了,继续骑。但是例行的休整会餐还是要,我多点了一个菜,再来一个鲜橙多,算是对这几天的犒赏。

身上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百度地图搜索,然后到附近的农行取钱。七点中的索县虽然灿烂,但太阳马上就要下山了。

牦牛大摇大摆的在马路上散步,悠然自在。

李博导的单车坏了,后拨的导轮轴掉了。这应该是昨天晚上下斜拉山的时候被石头撞坏了,由于下坡基本上不要踩踏所以昨天没有发现,今天还没骑多远就歇菜了。我的建议是拿一个货架螺丝临时顶替,虽然会有点吃力,还也可以骑。但是博导却坚持要明天直接搭车到那曲去修车,我也不好勉强。

博导又在房间里吹鞋子,满屋子的臭味,地下室的空气流通差,实在难以忍受,在走廊上站了好久。昨天在巴达的衣服没有干,今天又淋了雨,我把所有的衣服都翻出来,搭在单车晾着,希望明天能晾干。

索县的海拔4000多,房间又不透气,你懂的,这个晚上又没睡好,又折腾了一个晚上,快要死了。

最后是今天的轨迹图。半路码表没有电了,还没有到巴青就自动关机。所以轨迹并不完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