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川藏北线----第23天:180公里从那曲骑到当雄,又累趴了

那曲到拉萨还有350公里,按照一般的攻略是计划4天骑完,今天应该是96公里骑到古露镇。但是我已经对这段旅行无法忍受了,加上今天的终点古露镇海拔是4700米,这么高的海拔对我而言就是地狱,所以我和海哥商量好了,直接骑180公里干到当雄。

由于今天的路程很长,所以起床和出发的时间都提前了,早上六点半就起床,在一个川味店吃了一碗面,不到七点就出发了。这个时候正好是环卫工人扫大街的时间,满城都是灰尘,让人喘不过气来。昨天我就问过一个环卫工人,为什么不用洒水车?他们回答是洒水会结冰的。也许这是一个正当的理由,但是莫斯科的冬天怎么办?就不能洒盐水?反正那曲的城市管理水平真的有问题?

今天出发早,气温真的低,还没有出城就下雪了,手都冻木了。出城没有多远就是上坡,沿途的大货车使劲的喷着黑烟,还卷起地上的灰尘向你一股脑的扑来,骑的真的难受。

这次我们进藏的路线是川藏北线,那曲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在那曲之前大部分是G317, G317的终点就是那曲,然后现在是沿着G109青藏线到拉萨。青藏公路是进藏的大动脉,沿途全是超级大货车,109国道只有两车道,当两辆大货车会车的时候就会把马路占满,这样骑单车的人就危险了。刚开始上109的时候没有经验,好几次都被大货车挤到马路下面去了,还差点摔车,后面慢慢长记性了,当听到后面有大货车鸣汽笛,而前面又有大货车过来,一定要把道路让出来,骑到旁边的路肩上面去。

九点左右,太阳慢慢出来了,气温终于暖和一点了,歇气。

海哥的速度比我快的多,刚刚休整还在一块,再出发后不要十几分钟又看不到人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慢慢熬。不是海哥不想等我,真的是不好等,风太大,在哪歇息都是被吹,不要两分钟就会被吹得透心凉。

9:45,过了罗玛镇后,海哥又在前面的山坡上等我。因为风很大,海哥只能蹲在路边的水沟里避风。

刚才追海哥消耗了我很多的体力,等我到达这个水沟以后,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了,拿出沙琪玛和水壶,靠着水沟里慢慢吃。海哥抓紧时间给我拍了这张照片,说实话,真的蛮可怜的。

海哥怕单车被风吹到,就直接倒在水沟里。我的单车就停在马路边,从水沟里看过去,我的单车显得十分的高大。

我们在水沟歇了好几分钟,拍拍屁股继续出发。昨天我们向西骑行,逆风是西南风,今天是向南骑行,出发后还是逆风,还是西南风。我恨死了这该死的逆风,109国道真的不陡,但是我们的速度真的提不上去,一直是10码的速度慢慢熬。

要不了多久海哥又跑到前面去了。上午十点,我终于看到了马路右边的杭错,杭错并不是很大,实际上就是一个小水塘,旁边还有一个小村庄。

在杭错的路口,还有一个度假山庄的路牌指向这个小村庄。一辆满载的小皮卡艰难的从颠簸的小路驶向青藏公路。

杭错的路口正好是3599号路碑。我记得出那曲的时候路牌是3567,两个钟头过去了还只骑了32公里,平路的速度只有16码,这样的速度我也是服了,今天的风什么时候歇息呀?

12点左右,一排美丽的雪山就队列在我们的面前,那就是雄伟的唐古拉山脉,海哥又在这里等我,我追上去后停下来为海哥拍照。

在唐古拉面前合影。唐古拉东段为西藏与青海的界山,东南部延伸接横断山脉的云岭和怒山。“藏语意为“高原上的山”,又称“当拉山”,在蒙语中意为“雄鹰飞不过去的高山”,是青藏高原中部的一条近东西走向的山脉。

唐古拉山主峰海拔是6099米。但是这里的海拔都在4500米以上,所以这时的唐古拉并不是那么高达威猛。

唐古拉山脉连绵不绝,我沿着唐古拉往北拍。

再往北。。。

再往北。。。

今天刮的是西南风,前面终于向东转弯了,也就是说前面也许有顺风了,好期待呀,加油冲坡。

果然前面不仅有顺风,而且还是一个大下坡,阿弥陀佛,终于可以歇一口气了。从地图上看,这就是出罗玛镇后的哪一个无名山坡,下到坡底,又是逆风加爬坡,慢慢熬。

下午一点,到达香茂乡。香茂乡就是国道边上, “香茂杭州综合市场”的招牌掉了好多字,缺胳膊少腿的都快念不通了。这样说明香茂乡是杭州对口支援的,难道是因为前面有杭错???

香茂乡前面的路。香茂乡只有马路西侧有一排房子,房子和马路中间是一条宽阔的绿化带,好多绵羊正在啃食草根。香茂的东侧是光秃秃的,没有一栋建筑物,这时有两个觉姆正在路边等车。

过香茂以后,我们再次看到了青藏铁路。那曲火车站离城区很远,后来铁路离公路也越来越远,现在铁路和公路终于走到一起了。

与我们京广线上的火车不同的是,这里的火车叫声都不一样,我家离京广线不到200米,火车的叫声是“唵~ ~”,而这里的火车叫声是“火~ ~ ~”。

下午一点半,到达一个无名哑口,我的单车好像也有点垂头丧气,风太大了。垭口附除了一个移动基站,其他什么都没有,这也是我见过的海拔最高的无名垭口,海拔高达4781米。如果放在G318川藏南线,这个海拔可以夺得第三名,仅次于米拉山和东达山垭口,而在青藏线或者川藏北线,它仅仅是一个无名垭口。

再看一看我现在的行头,包裹的真的严实,不露一点皮肤。因为今天的海拔高、气温低,我用的头巾都是加厚的。为了防风,头盔上面还戴了一个雨罩,不然冷风就会吹的头皮冷。

过了无名垭口,前面是一个缓下坡,然后就到达古露镇了。古露镇有公安检查站,除了要查身份证,这里的公安竟然要我把头巾摘下来。摘这种头巾很麻烦,我只能停下来取下眼镜、脱下头盔、然后才能把这个厚厚的头巾摘下来。警察叔叔为了鼓励我,还在一边夸我:这样就帅了嘛!

我趁这个机会问执勤的警察:前面也有一个骑单车的,过去多久了?其中一个警察说:早走了,大约是早上8点就过去了。啊~,再一想,早上八点就过检查站的应该不是海哥,而是昨天晚上住在古露的李博导。再问另外一个警察,他告诉我,十分钟前有一个骑单车的过去了,看来我落后的也不是太多。

到了晚上李博导告诉我,古露镇海拔4700米,一般人都睡不好,所以这个小镇上的所有招待所,可以没有厕所和卫生间,但是都标配了增氧机,只要加30块钱,就可以整晚都吸氧。其实在玉龙镇的时候,当时的玉龙矿业招待所就有增氧机,只是服务员没有向我们介绍这个业务,我们傻乎乎的也不知道房间还可以增氧。后来有车友反骑青藏线,在古露就吃了大亏,希望车友们都注意一下。

按照今早的计划,因为今天要骑180公里,所以下午两点左右就应该到古露,而现在正好下午两点,出古露就是下坡为主了,时间还来得及。古露镇的南边有一个小雕像,碑文上的海宁路说明这里是浙江海宁对口扶持的。我就在这个雕像下面歇息。这时该午餐了,今天的午餐就是八宝粥和沙琪玛。

正吃着呢,迎面走来了四五个藏族小伙,见我在雕像下歇气都过来看热闹,我随手就将剩下的两块沙琪玛就递给了他们。但是他们对我的单车更感兴趣,围成一圈不停的上下打量,最后还有一个小伙征得我的同意以后还骑了一圈。我正在喝八宝粥,就当是在看电影,任由他们不停的折腾。等我吃完东西要出发的时候,才发现他们乱拨档,把我的链条都弄掉了,不过重新挂上链条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出古露镇不远开始缓下坡了,虽然还是逆风,但是总归要轻松一点。下午两对半,再次歇息。

路边的小河。

出古露大约20公里,经过一个十分雄伟的牌坊,上面写着“和谐那曲祝福您”。过了这个牌坊就进入当雄县了。

下午三点四十,下坡到达芒隆拉垭口。没错,是下坡到达这个垭口,芒隆拉垭口的海拔是4638米,比前面的无名哑口和古露镇都要低很多。

海哥已经跑远了,我一个人在垭口只能和我的单车合影了。

说芒隆拉是一个垭口,是针对北上的车辆而言的,过了垭口就是大下坡。下坡不到两公里就是著名的藏北八塔了。

说实话,像这样的佛塔一路上不知道见过多少了,只有这几个塔还有名字,还有一个观景台和停车场。

几公里的大下坡以后,又是平路,接近乌马塘乡时,风是越刮越大,吹得终于骑不动了,只能下来推车。在我的记忆中,今天的风才是真正的大风,没有哪一次的风有这么大。大风吹得我的单车都啸叫了。刚开始我还不知道这种啸叫是单车发出的,反正就在身边,慢慢查找,后来才发现是车架的啸叫。我想这款闪电M4车架肯定没有经过风洞实验。

这场大风从下午三点一直刮到五点,期间我推车的时间超过一个钟头,下午六点,过龙仁乡后有一个铁路桥,青藏铁路在这里再次跨越青藏公路。这里离当雄大概还有15公里,推车的速度是4码多,如果风继续刮下去,就要晚上十点才能到当雄。

下午六点半,远远的看到前面正在下雨,又有借口可以歇息了。停车拍照。

前面是一个缓下坡,但是我不着急下坡,现在是逆风,说不定前面的雨就会刮过来的。在这里等了一会,雨没有过来,前面的天倒是慢慢晴了,继续骑。

我总是幻想着转过这个弯就可以看到当雄县城,但是每次都是失望。但好消息是风终于慢慢小了,终于有希望了。经过3721号路碑时,再次下车拍照。从这里开始,再转8个弯,晚上七点半终于到达当雄。今天的180公里骑了13个钟头,被这该死的逆风搞趴了,如果不是过了芒隆拉几乎全是下坡,今天是骑不完180公里的。相比之下,牛人海哥已经到当雄一个多小时了,但也用了12个钟。李博导早就开好了房间,条件还不错,而且还有热水洗澡,比那曲强多了。

当雄的海拔是4300米,不出我的预料,心脏跳得好厉害,晚上三点多,我还在瞪着眼睛看着窗外的路灯还是睡不好,有人说我应该多深呼吸,你教一教我,睡觉怎么深呼吸呀?唉,我真的是熬不下去了,看来不去珠峰大本营的决策是正确的,我只想早点脱离高海拔,早点回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