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川藏北线----第22天:终于到达G317的终点那曲

自从过了昌都以后,海拔就一直下不来了。昨天住在夏曲镇,海拔将近4300米,可以想象,我又是一夜没有睡好。早上迷迷糊糊的被闹钟闹醒以后,在床上又眯了好一阵,直到海哥都完成了洗簌我才起来。

今天要翻越两个垭口102公里到那曲,分别是4950米的江古拉垭口和4826米的巴乔拉垭口,又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

早上七点,下楼去找早餐。这里虽然早上六点就天亮了,但是藏族人的店子都要十点才会开门。骑了一会才找到一个四川饭店,老板这个时候都才刚刚开门,我们是第一批客人,很多准备工作没有做好,我和海哥只能在店子里多烤一会火。与其他的店子不同的是,这个四川小店烧的是木炭,他们是外地人,没有养牦牛,没有牛粪,所以只能烧这种昂贵的木炭了。

吃过早餐,继续往前骑,前方有一个很不错的小超市,店家也是一个四川妹子。之所以说这个小店很不错,不是指她开门早,而是这个小店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私人仓储式超市。这种仓储式超市以前我只在沃尔玛或者家乐福见过,但是小超市也做成了仓储式还是头一回,货物码得很整齐,价签也十分规范,一看就知道老板娘是在大城市打拼过的。

我终于吃腻了三件套,再也不想吃鸡腿了,昨天在岗拉山的时候发现海哥的沙琪玛真的好吃,所以今天我也买了一斤,再配上八宝粥和乐虎,成了我的新三件套。

早上七点半,夏曲的农家冒起了炊烟。其实这是在烧牛粪取暖,但是除了炊烟,往前实在找不出其他的词来代替它。

今天的天气真的不错了。以前我总以为:只要不下雨,就没有什么好可怕的。但是今天我终于遇到了另外一件十分难受的事情,那就是大逆风。过了达前乡以后开始爬坡,山谷里的大逆风真的要命。

九点左右,终于到达江古隆村附近。回头看看走过的路。

今天就一直沿着这条不知名的小溪往上爬,风太大了,真心骑不动,歇气。

海哥又要上厕所,我就在旁边拍风景。

路边的无名小山,山下一片片金黄的草皮,有如满城尽带黄金甲。

前几天下斜拉山的时候,我的“潇湘单车网”的牌子就颠掉了一个螺丝,当天晚上就向海哥讨了一个扎带把右边的螺丝孔固定好了。骑了三天后,昨天下岗拉山,左边的货架螺丝又颠掉了,这一路上这块牌子都是歪挂着。刚才趁海哥解手的时间,我看到路边有铁丝网,就在上面窝断了一小截铁丝,把我的“潇湘单车网”广告牌重新挂好了,尽管这一路上还是叮叮当当的响。

骑到11点左右,实在是受不了这么大的逆风了,左边的经幡被大风吹得猎猎作响。前面的海哥也是筋疲力尽,你看他背驼得就像大龙虾,就知道今天的风有多大了。后面的铁材哥早就力竭筋揉了,连推车的力气都没有。不行了,停车再次歇气,连个躲风的地方都没有。前面就是S弯的爬坡了,我希望转过几个S弯风就会小一点。在这里蹲了好一会,蹲得都想大便了,又跑到河谷去方便。

过了前面第一个S弯是一个陡上坡,但是方向改变了,逆风一下就变成了顺风,真的爽呀,这段陡坡几乎就是大风把我们吹上去的。在第二个S弯,有一辆小货车翻在这里。这里是陡坡加急弯,一不小心就会翻车,车上的货物翻了一地,全是一些电力施工设备。车子和货物就这么丢在这里,也没有人在值守,大概是这里人烟稀少,连贼都不来吧。我和海哥玩笑道:海哥,这里好多铁,捡几个回去卖废品咯。海哥回答:还不如直接把汽车捡走,铁更多,就是单车搭不动。

过了第二个急弯,轮到我们陡坡加逆风了,真的是骑不动,又只能下来推,这里离垭口还有15公里,要是平时,我半个钟就能骑到,但是今天的15公里真的难熬呀。这时码表显示低电了,昨天忘记充电了,再骑两公里码表就彻底关机了。

再往上骑,风还是不见小,但是云被吹散了,露出了湛蓝湛蓝的天空,还有不远处的雪山。

我和海哥推得糜劳,停车拍照。

然后我再借海哥的单车拍一张。

换一个角度继续拍,我很喜欢这张照片,今天的蓝天和白云和雪山真的太漂亮了。前面的路就开始转弯了,垭口应该不远了。

下午一点,终于到达4980米的江古拉垭口。到垭口时真的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没有一点成功登顶的喜悦,我们已经没有力气去兴奋了,只想马上下山。好久没有推这么久的车了,上一次在巴郎山应该比今天推的还要久一些,今天只是逆风推不动,而那一天是风雪太大骑不动。

下江古拉山是一段缓坡,还要费力骑,不然会被吹回去。大约一公里以后才开始转弯下陡坡,只有一个S弯,坡就下完了,合计下坡的距离还不到三四公里。

下午两点,起伏坡到达孔玛乡,稀稀拉拉的几个房子,我还以为是个小村子。我们本来是想在孔玛乡休息的,但是孔玛乡的狗狗真的多,而且这时突然转了侧风,干脆一顿狂飙就冲出了孔玛乡。

江古拉垭口的海拔是4950米,后来的下山根本就没有怎么降海拔,一直都是在4600米左右的海拔骑行。

两边的雪山都不见了,路边全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除了电线杆子,什么风景也没有。真的很无聊呀。

下午四点,终于到达巴乔拉垭口。其实这个垭口真的不是很明显。垭口附近有几个破旧的土房子,竟然还有一个公安的检查站。我还以为公安只查汽车,正想往冲,却被警察拦住了,骑单车也要查身份证。由于沿途的军警禁止拍照,我就回头拍了一下垭口的牌子,上面连海拔都没有。今天的垭口有很多大货车在接受检查,到处都是尾气,热气哄哄的,把我挤到了马路中央,我们也不想停留了,加了一件衣服直接下坡。

说是下坡,其实一路上全是起伏坡,逆风时有时无,下坡也要不停的踩,十分消耗体能。还没有下几分钟,海哥就丢了我好远。我看着遥远的海哥,也放弃了追赶,一个人在后面慢慢熬。

远远的又看到海哥在前面歇息了,走近一看,他正在无聊的拍着他的单车,今天的风景真的差,拍拍单车也算是苦中作乐了。为了争取一点优势,这里我没有停留,直接超过了海哥。

下午五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周围是一望无际的旷野,除了电线杆子什么都没有,累得不想说话了,歇息,自拍合影,把最后一个沙琪玛都吃掉了。海哥也在后面拍电线杆子。

远看着这草原还挺丰茂的,其实草皮很浅,而且还很稀,就像一个癞子脑壳。如果我是一头牛,吃下去的草还不抵我嚼鼓的力气呢。风还是那么大,云层也越来越厚,最后一点阳光也没有了,我真的担心今天又会突然来一场大雨或者冰雹,那我们就死球了。

前方的路,虽然笔直,但是很漫长。

大概90公里的时候,下坡过了一个无名小垭口,前面就可以看到一大片的城市,阿弥陀佛,终于要到那曲了。就在我们即将进城的时候,天降大雪,纯粹的鹅毛大雪。纷纷扬扬的大雪飘落在地上,瞬间又融化了。这时我又拍了一段手机视频,发在朋友圈上,博取了很多好奇和同情。上图是视频截图。

落在驼包上的雪花,

那曲县的那曲地区的所在地。西藏一共有7个地区,其他的五个地区包括拉萨、昌都、林芝、山南、日喀则都已经撤区设市了,除了那曲和阿里地区以外,这一方面也说明那曲在城市建设方面的落后。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整个那曲县城就像是八十年代的北方小县城,风大、灰多、太阳晒。尽管现在都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但是依然阳光刺眼。大街上没有什么绿化,光秃秃的一片。大街上全是土,汽车经过后卷起的烟尘就像是一条黄龙,给我的印象极差。

根据以往的骑行攻略,那曲前年就在修建下水系统,城市到处挖得稀烂,想不到三年过去了,那曲的还在挖下水道,到处都是工地和围挡。自从我们出了昌都以后,除了丁青县城,其他的乡镇和县城都只有自来水,没有下水道,所以沿途的招待所和酒店即使有卫生间也没有厕所,上厕所都要去马路边上的公共厕所,今天我们终于在那曲住上了有独立卫生间的标准间了。

在酒店把好几天没有洗的衣服全部都洗了,晾在顶楼的阳光棚里面,晚上在外面吃了一大碗面,然后躺在床上装死狗。这时的我胡子拉碴,眼皮肿得老高。在这里我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

我不想去珠峰大本营了!

原因之一:海拔实在太高了。我原来的计划是到那曲以后,沿G109国道骑两天到达当雄,然后右转去纳木错,转著名的“阿里北线”,也称“错上加错”、“一错再错”、“万湖之路”到雄梅,然后从申扎到日喀则,再接传统的“珠峰线”到大本营。但是这一路的海拔实在是太高了,已经超出了我的极限,以前4500米只是垭口的海拔,现在4500米是晚上睡觉的高度。比如当雄是4300米,纳木错乡是4840米,青龙是4670米,班戈县是4720米,申扎是4700米。如果不走阿里北线,直接从拉萨转G318,沿途的海拔也不低,比如拉孜县是4050米,白坝是4350米,扎西宗是4200,珠峰大本营是5200米,我知道,我没有那个命能在这么高的海拔活下来。

原因之二:我太疲惫了。自从出了昌都以后,我们都是早上六点起床,每天要到晚上七八点钟才能到达目的地,每天骑行12小时以上。有时我们按攻略骑到一个乡镇住宿,可惜这个季节很多地方没有食宿,又只能多骑几十公里到下一个县城,实在是伤不起了。也许海哥还轻松一点,但是超过4000米我就睡不着了,白天还要骑十几个小时,三五天还能撑得住,熬了七八天以后,我已经是油尽灯枯了,我太疲惫了。有人说,为什么不多休整一会?说笑话,上一次的在索县应该要休整,但是索县海拔4000多,那曲海拔4300,怎么休整,这样的海拔只能是快速脱离。

即使不想去珠峰了,但是拉萨一定要骑过去,那曲的下一站是古露镇。古露的海拔是4730米,这是一个吓人的海拔,如果晚上睡在这么高的海拔,说不定会挂掉,所以我想把两天的路程合并,用一天时间直接就骑到当雄。

博导前天和我们一起在索县出发的,我们骑车,他的单车坏掉了就搭车到了那曲,昨天他就把单车修好了,今天应该在那曲休整一天,我们本应该在今天追上在那曲休整的李博导。但是博导听说我们明天要180公里直接干到当雄,他也急了,180公里不是那么好玩的,所以他今天也没有在那曲休整了,直接骑车去了古露,明天大家再一起到当雄去汇合。

今天码表没有电,所以没有轨迹图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