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艰难的川藏北线骑行合集

2017艰难的川藏北线骑行合集

   2017年,千年一遇的进藏机会又来了,我苦心设计了一条长达45天的进藏线路:从成都出发,经317川藏北线到达那曲,然后经阿里北线到达申扎,日喀则,沿珠峰线到达大本营,然后再经定岗、定结、亚东、康马,到达终点拉萨,全程大概是4500公里。计划是美好的,但是现实是残酷的,我的标题就是“艰难的川藏北线”。2011年的5500公里,我们没有搭一次车,而这次,唉,悲剧了,反正我是骑到那曲就不敢再往阿里北线走了,直接109国道到了拉萨。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到底是什么样的艰难?我的朋友圈每天只有几十个字的简单介绍,今天我要给大家讲一讲这一路的详细故事。艰难的川藏北线----第一天:成都到映秀的休闲骑http://www.xxbike.cn/post/pic/1498012838286-134.htm 艰难的川藏北线----第二天:映秀到熊猫沟http://www.xxbike.cn/post/pic/1498178659921-333.htm 艰难的川藏北线----第三天:成功翻越巴郎山,太难了!http://www.......
详情
2018泸亚线骑行游记合集

2018泸亚线骑行游记合集

1928年,探险家约瑟夫-洛克从云南丽江沿康东茶马古道进入九龙贡嘎山考察,泸亚线就是当年洛克没有走完的香格里拉环线的最后一段。后来他将此次探险经历发表于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上,洛克说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我宁愿死在那风景优美的山上也不愿孤独地呆在四面白壁的病房里等待上帝的召唤”。这里也是《消失的地平线》书中所说的世外桃源----香格里拉。2018年5月底,潇湘单车网铁材和李博导从丽江出发,经宁蒗、泸沽湖、屋脚、915林场、唐央、东朗、稻城,到达香格里拉镇的亚丁,然后再经过理塘、雅江、新都桥、康定,到达成都。以下是每一天的游记,请直接点击后来的链接:2018泸亚线:节目预告http://www.xxbike.cn/post/pic/trip/1539077800006-923.htm  2018泸亚线:D1从丽江骑到子补河村http://www.xxbike.cn/post/pic/trip/1539244487190-579.htm 2018泸亚线/第二天:翻越三个垭口到达宁蒗县http://www.......
详情
2019甘南川西骑行游记合集

2019甘南川西骑行游记合集

      2019年7月,我们在甘南川西骑行一共16天(含火车和途中休整),总行程1267公里,翻过了祁连山、阿玛尼卿山、岷山、巴彦喀拉山、查真梁子、梦笔山、夹金山;跨过了黄河、夏河、白龙江、黑河、白河、梭磨河、达维河、宝兴河、芦山河、南河;经过临夏、夏河、碌曲、郎木寺、唐克、若尔盖、卓克基、达维、宝兴、平乐,最终到达成都。以下是每天的骑行游记,直接点击后面的链接: 2019甘南川西线节目预告http://www.xxbike.cn/post/pic/trip/1566436232060-102.htm 2019甘南川西线/第1天:从兰州150公里骑到临夏http://www.xxbike.cn/post/pic/trip/1566445775567-831.htm 2019甘南川西线/第2天:进入藏区,到达拉卜楞寺http://www.xxbike.cn/post/pic/trip/1566618376666-341.htm 2019甘南川西线/第3天:翻越两个垭口到达碌曲http:......
详情
2019甘南川西线/第13天:冒雨骑成都

2019甘南川西线/第13天:冒雨骑成都

早上起床后就就发现杯具了,又下雨了。磨磨蹭蹭吃过早餐,拖拖拉拉休息一下,雨还在下,咬牙冒雨冒雨出发。穿过平乐的石板街道,出镇子就是一个小爬坡。本来说好是要经过卧龙镇,让从未骑过川藏线的贾艳体验一下国道G318,但是贾艳骑在前面,到了路口怎么喊都听不见,直接从土塘路岔到邛崃方向去了,这就别怪我了。接近邛崃的时候,马路两边都有自行车绿道,绿道不仅没有积水,而且没有大货车溅你一身水。可惜贾艳骑在机动车道上,怎么都喊不应,我们和博导只能在绿道上慢慢骑了。上午十点半,进入邛崃市区,终于收拢了队伍。“文君故里,丝路首城”几个隶书大字十分醒目。卓文君是西汉时期的一个美女,本来在娘家守寡,在筵席上偶遇帅哥司马相如,司马相如抚琴《凤求凰》去调戏美女,晚上卓文君就跟着司马私奔了。这明明是个偷汉子的高手呀。哪知司马家穷的“家徒四壁”(这个成语起源于此),卓文君就卖掉马车开了一个酒坊,“文君当垆”这个成语诞生了。但是司马相如才华横溢,是“赋”的集大成者,他所写《子虚赋》得到汉武帝赏识,又以《上林赋》被封为郎官。终于......
详情
2019甘南川西线/第12天:宝兴休闲骑到平乐古镇

2019甘南川西线/第12天:宝兴休闲骑到平乐古镇

只要靠近成都,我就会变得格外懒散,早上磨磨蹭蹭起床,吃过早餐,差不多八点才出发,照例来到宝兴广场转一圈,早上的广场清静多了。还没有出城就开始下坡了,宝兴的南大门,上面写着“熊猫古城”几个大字。早上的晨雾还没有散尽,在大桥边拍一张宝兴城和宝兴河。严格的说,只要翻过夹金山,我们的甘南川西之旅就可以结束了,剩下的两天都是赠送的休闲骑。今天的骑行有几个爬坡点,但是大部分都是下坡。第一步是下坡30公里到芦山县。宝兴有两条路到芦山,其中新修的G351较为平坦。到芦山的G351沿途经过老关口隧道、大渔溪隧道、铜头溪隧道,等一大堆的隧道。本来是安排贾艳领骑的,但是在这种道路窄、隧道多、岔路多的情况,还是让经验更加丰富的博导领骑,在铜头溪隧道前,我把前大灯装在博导的车头上,改由李博导走前,贾艳夹在中间,还是我收队。只记得今天两次跨越宝兴河,忘记多少次穿过隧道了,在33公里时接近芦山镇,然后再穿过佛图山隧道就到县城,前面就是芦山县城。相传三国时期,蜀汉大将姜维在这里修筑城防,开始有了芦山城,所以这座古城又叫汉姜古城。注意:刘备称帝时,国号不是“蜀”,而是&l......
详情
2019甘南川西线/第11天:鸟儿飞不过的夹金山

2019甘南川西线/第11天:鸟儿飞不过的夹金山

今天要翻越的夹金山,被当地藏族同胞视为“连鸟儿也难以飞过”的神山,当地有民谣:“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凡人不可攀。要想越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夹金山是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也是雅安通往小金四姑娘山的必经之道。
详情
2019甘南川西线/第10天:被小金县的烂路搞醉了

2019甘南川西线/第10天:被小金县的烂路搞醉了

根据红原会议精神和昨晚大家的商议,今天我们要是从两河口出发,先沿着S210下坡50公里到小金猛固桥,然后转G350,30公里缓上坡到达维,再回到S210,上坡7公里到达夹金村。早上七点一刻,收拾好了准备出发。出门就是下坡,大清早的,还有点冷。30码的速度下坡,刚刚好。大寨村是一个十分漂亮的藏族村寨。如果有时间一定要好好看看。好日子突然戛然而止,前面修路。刚开始我们只是以为连日大雨引发了山体滑坡而已。后面排队的车辆,汽车是要单边放行的。幸好单车有优先通过权。前面又是修路,又是修路,等了好久,这次我们终于打听清楚了,原来是S210正在改扩建,主要是截弯取直、提高道路标准。经过这段烂路,我们的鞋子就是这个样子了。稀烂的S210,我也是醉了。大家注意一下,百度地图和高德地图可以显示路况,比如修路、塞车、交通事故,但是这些实时路况绝不包括偏远的S210,地图上的S210依然是绿色的畅通路。但是周边的风景一如既往的漂亮。当然大部分时间还是好路。只是我们在好路上骑得太快,一会又到修路点了。接近抚边乡的这段烂路,真的需要一定的控车技巧,因为这一路实在是太烂了,而且好多大石头。就这样一边烂,一边前行,5......
详情
2019甘南川西线/第9天:冒雨翻越梦笔山

2019甘南川西线/第9天:冒雨翻越梦笔山

今天我们要连续30公里爬坡,海拔上升1300米,翻越4114米的梦笔山垭口。说难也不难,关键是现在的小雨还在继续。梦笔山垭口是马尔康通往小金县的唯一通道,也是1935年6月27日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时翻越的第二座大雪山。
详情
2019甘南川西线/第8天:卓克基休整

2019甘南川西线/第8天:卓克基休整

 今天早上五点半,老王就窸窸窣窣起床,六点不到就和我们道别,因为他今天要搭车去成都。之后我和博导继续睡觉,一连骑了七天的车,真的是累了。一直到睡到十点多,一看外还下着小雨,又继续睡,十点半,睡得肚子都咕咕叫了,才把博导叫起来,下楼吃早餐去。早上就在迦陵青年旅舍的大堂吃了一碗面。然后给贾艳补胎。贾艳的后胎一直慢撒气,拆下内胎才发现是被玻璃渣子扎破了,这条补好了做备用胎,把另外一个内胎换上了。但是新换的内胎怎么也打不上气,奇怪了,又拆下来,发现新的内胎也是破的,这下好了,一口气补了两条胎。补胎容易,就是在高原上打气太辛苦了,喘气不过来。补好胎差不多就十二点了,中午饭也不吃了,歇了一会,又上楼睡午觉,直到下午五点才下楼去吃晚饭,还是去昨天晚上那一家自贡饭店。今天晚上我坐庄,请兄弟们吃鱼。贾艳不喝酒,博导,咱们兄弟来一个。吃饱喝足,开始散步消食。卓克基的红军长征纪念馆,可惜今天是周日,纪念馆不开门。广场上的红军雕像。当年中央红军翻过夹金山,在小金县与张国焘的四方面军汇合,本来是想在川西北建立根据地。后来张国焘另立中央,中央红军只有离开川西北,翻越梦笔山后进入卓克基。当时的党中央又曾经......
详情
2019甘南川西线/第7天:跨越分水岭,一路狂奔到卓克基

2019甘南川西线/第7天:跨越分水岭,一路狂奔到卓克基

今天一共骑行176公里,最高点是查真梁子,大约爬坡大概8公里,这里是黄河长江的分水岭。白河由此向北汇入黄海,梭磨河一路南下形成大渡河最后汇入长江,这也是继秦岭后,第二次翻越长江黄河的分水岭。同时,这里也是安多和康巴的的分界点,北边的安多是嘉戎语系,南边康巴就是康巴语系。然后是107公里的大下坡到卓克基。
详情
1/10页,共92篇文章